http://ent.sina.com.cn/r/2006-08-10/14021194923.html
2006年08月10日14:02 四川新聞網-成都商報

   這段時間趁下戲早,翻看了幾集《神雕俠侶》的碟片,自己看自己的戲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會不小心讓自己變成觀眾而去看戲裏的那個角色,抽離出劇情時又不免想起那難忘的六個月的拍攝過程,苦雖苦現在想想,一切仿佛只是在昨天發生,苦的感覺記不住了,留下的只是些記憶的片段。

  那天剛巧看到一場楊過斷臂後被水卷走、被蛇圍繞的情景,於導的拍攝手法把這一 段做出的效果非常悲涼也非常震撼,這些畫面是在我拍攝時無法想像到的。看到這一段,我想到的不是九寨溝那刺骨的水,卻是那條“可憐”的蛇。目前成片裏看到的“楊過”斷臂後昏迷在一塊乾裂的土地上,畫面裏那是一種很直觀的視覺衝擊,觀眾一定也會感歎劇組是如何找到這樣一塊地方的。其實當時就是在一塊普通的田地裏,旁邊的小道上擠滿了周圍的觀眾。時值冬天,劇組找來一條長蛇,雖然跟導演需要的蟒蛇感覺相差甚遠,但能在這個時候找出一條活蛇出來也著實不易。這個時候的蛇是屬於冬眠期,它懶洋洋的蜷縮在我身旁,根本無法按導演的要求可以肆意在我身上游走,最後只得讓我親自動手,抓住這條“無力反抗”的蛇做出各種掙扎的表演。畫面看上去是驚心的,拍攝現場面卻是搞笑的。

  對這條蛇我有著莫名的好感,並不覺得懼怕,通常結束完這場拍攝任務後,我可以想像它最後的結局可能會是進入別人的食腹,最終找道具老師要來了這條蛇,希望自己可以餵養,給它一次可以繼續生存的機會。下一場戲需要轉景拍攝絕情穀的戲了,所以只好將它暫時寄放在了服裝車上,由服裝老師幫我看管。拍戲的時間永遠不由自己來掌控,晚上放飯吃,才突然想起車上的蛇似乎也有一天未進食了,不知情況如何。只見它依然縮在車箱裏的一角,你偶爾碰碰它,才緩緩挪動一下子身子,之前放在面前的食物似乎也沒有動過,這時才想起了冬眠裏的蛇早已把整個冬天裏的食物補足,那一刻覺得自己準備給它餵食還真有些多此一舉了。

  拍攝工作是忙亂的,接下來的第二天依然只能讓它“寄宿”在服裝車上,餵養它似乎是有些不太切實際,於是朋友們給出建議不如直接將它放生,可能對它來說是最好的歸宿。最後在入夜的時分,我跟身邊的工作人員趁著拍攝空檔,找到一偏僻的山坡,完成了這次的放生。

  無奈那條冬眠的蛇是無法像動畫蛇一樣按照導演規定情境去表演的,最後這一場戲裏的“蛇”成片裏還是用上了特技,所以它的螢頻“處女秀”也就只好被無情的剪掉了吧。


還記得楊過斷臂後隨水漂流到某處,而此時剛好有大蛇盤旋在他身上吧?
劇組原本是真槍實彈找了真蛇來演,黃曉明還很努力的要跟這條蛇培養感情,
這張劇照就是證明XD,中視大概把所有劇照都放上來了。


    全站熱搜

    rayf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