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揚四海─陳峰與燕如2

當年的死黨全部去台北,而燕如還留在家鄉,
他的爸爸一次又一次的為她相親,卻一次又一次的拒絕;
因為,燕如還在等待。她在等陳峰。
她一直都相信,陳峰還或在這個世上,而且不知道就在哪個角落,哼著他媽媽的那首歌。



然而遲到十二年的陳峰,正是在牢裡哼著那首「媽媽的歌」。

和陳峰在同一間牢房的森桑做了二十幾年的牢,
過去的記憶堆積在心中成了滿滿的仇恨,他忘不了當年開槍不慎射殺他妻子的警察。
害死了他的妻子,也害了他們的孩子。



森桑現在不會知道這個秘密,就是他的孩子還活著,
而且被警察當作自己的小孩撫養長大,給她最好最好的生活與幸福。
那是一種內疚。
這個秘密,只有林警察知道。

燕如為了爸爸的期待,她沒辦法拒絕父親的愛,於是和相親的人再出去。



也許另個原因是他們第一次見面時,是他手機鈴聲響起那首她熟悉的,陳峰哼過的歌。
關於陳峰的一切,燕如從來忘過,從來沒有。
十二年來變得更深刻的不是遺忘,而是思念。

那天,燕如帶著周先生來到當年她與陳峰秘密相約的地方,
周先生問:『妳常來這裡嗎?』燕如輕描淡寫的回答:『沒有,一年一次吧。』


十二年前發生的事,馬上又在她腦海中出現,彷彿昨夜。


年輕的陳峰說:『今天是六月二十一號,我們先要講好,十年後的今天,我們一起回來,一起打開這個鐵盒。』
當年的燕如問:『如果你忘記了呢?』
陳峰很篤定的說:『我不會忘記。』
燕如說:『我是說如果嘛!』
陳峰低頭想了幾秒,回答:『如果我忘記了,妳也不許打開這個盒子。』
燕如附和了陳峰的提意,只不過最後她加了但書:『如果你忘記了,我就把他丟掉!』
『我不會忘記的。』陳峰再次這麼說。


那片夕陽與海,見證他們的約定。

可是燕如,多等了兩年。她也沒有因為陳峰的失約,就丟掉那個鐵盒。
她覺得陳峰沒有忘,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沒有來約定的地方而已。


石頭曾和美麗約定過,上來台北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兩個人到新光最高樓看台北夜景。
於是那天講好了,美麗帶著期待的心情準時赴約;但石頭沒有來。
趕在關門之前,美麗獨自一人到新光頂樓上,寫給自己一張明信片。
她說:
『這是真的。那一天,我不斷在心裡告訴自己,石頭答應過我要帶我上來這裡,
就算他後來失約了,可是他答應過的這件事情,卻是真的。』

約定,約定好了,就是真的。

周先生是爸爸喜歡的對象,常常來家裡拜訪。那天之後,他又來找燕如。
他也為了燕如的氣喘感到擔心,所以和燕如爸爸商量,要帶燕如來台北看病。
於是就這樣,燕如來到了台北。

那麼,陳峰呢?
出獄後的他回家,發現他早已分手的安琪還和陳真住一起,
而陳真沒有上課,到處在外面打工賺錢。
而這一切都是為了兩年前,陳峰為了陳真傷害對方所做的賠償金。
陳峰回去找之前的老闆張哥,他又做回那個修理音響的工人。



他們兩個人怎麼見面,然後再錯過呢?

燕如在周先生的接送下到石頭他們住的「高集公寓」;
同一時刻,陳峰也到這個方,來幫房客之一的胖子修理音響。
燕如打算給石頭美麗一個驚喜,但是來應門的卻是胖子。


在客廳等了許久的燕如走近音響室,問石頭美麗的房間是哪裡。
輕輕柔柔的聲音,給陳峰莫名的熟悉感。


燕如走到美麗房門外,發現都被鎖住了。

就是因為這樣,陳峰與燕如才能再相見,
假如燕如進去了房間,就這樣沉沉睡去,他們還會再遇見嗎?

陳峰這次正眼的看著燕如,燕如也回望著他。




睽違十二年的重逢,彼此卻只感到陌生又熟悉。
陳峰就這樣先走了,當燕如追出來問胖子那個人的名字時,
胖子笑了笑,只知道是修音響的師傅,他連名字也沒問。
燕如只是覺得他很面熟,
胖子卻先知先覺說:『我想你們兩個應該認識吧。他剛看妳的表情,跟妳現在差不多。』

當晚,美麗石頭回來了。
燕如與美麗同睡一間房間,兩個人談的不只是有美麗自己的事,還有燕如的。

美麗忍不住問燕如,她是不是陳峰才不談戀愛、不跟相親人交往?

她開始勸燕如不要為陳峰停留在原地,她不能一直錯過許多機會。

燕如只是這麼說:
『妳知道嗎,有一些感情隔了越久,你就越容易想起,越是沒有結果,你就越不容易忘記,因為一直沒有個地方可以告訴你,一切都已經過去了。過了這麼多年,我以為早就忘了,可是我不知道為什麼,最近……就一直會想到他,不曉得為什麼,越來越嚴重……
美麗,你知道嗎,我好想去找他,只要能夠找到他,不和他說話也可以,我只是想要知道,我們還在同一個世界裡頭就好了。
我今天碰到一個人,他長得好像陳峰,他跟他也一樣,有著一雙悲傷的眼神,可是我希望那不是他,我不希望過了這麼多年之後,看到他,他還是一樣那麼的不快樂……』



美麗心疼燕如這麼傻,又這麼執著。正如她自己一樣。


另一邊一樣有個傻氣的人,那個人就是安琪。

和陳峰在一起五年,對這份感情付出最多的卻是她。
可是這五年來,她甚至沒有看過陳峰隱藏在心底真正的情緒,
她知道陳峰沒有愛過她,可是她沒辦法離開。
『因為沒有你我會死啊!』
這是句誇大的聽起來像是玩笑的話,安琪可以默默的等陳峰兩年,
那麼就表示她是個堅強的女人,不會被輕生的念頭打倒;
那只是一種對陳峰深情的表達。她無怨無悔,因為她愛陳峰。
然而陳峰對她,只有愧歉與感謝。

陳峰與燕如的再次相遇,也是在那天,陳峰無意撿到了一隻手機,
他撥出手機裡最後一通通話的號碼,

那個號碼,就是燕如的。

在電話裡他們互相問了對方的姓,名字卻沒有說出來。
第二次的相會又再一次錯過。

陳峰有天晚上又來幫胖子修音響。那晚,燕如也在。
奇怪的是她覺得來台北的這幾天,在故鄉聽到的歌聲台北聽不見,
就是在那一夜,她竟然聽見了。


燕如整理衣服的時候,不自覺得哼起故鄉的歌;

在另一間房裡的陳峰,也正在哼著。


相認其實也不用很複雜,可以這麼簡單。








美麗說:有什麼證據可以證明愛情真的存在?就如同陳峰的那首歌,總是要很久很久之後,才會讓你聽見。

    全站熱搜

    rayf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