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ent.sina.com.cn/r/2006-08-10/13501194914.html
2006年08月10日13:50 四川新聞網-成都商報
 “神雕那會我麼胖嗎?”我身邊的朋友幾乎都快被我這樣的問題問“煩”了。也許電視始終會是一門遺憾的藝術,希望用最好的狀態去拍好一部戲,但因為長期的超負荷工作,身體總會出現一些或大或小的毛病,事情發展總會變得身不由已。

  在象山拍攝的一段時間裏,由於內分泌失調,臉部虛腫,就在幾天之間體重驟增了十幾斤,自己渾然不覺,母親也因為擔心我過於操勞又去減少飲食,選擇了故意隱瞞。導演 在鏡頭裏發現了異樣,提出了他的疑問,這時我才知道了自己臉部嚴重虛腫了。及時發現,及時調整飲食,雖然每天的拍攝強度很大,又是冷冬,每天需要攝取大量的能量,但為了不影響入鏡的效果,晚餐我都選擇了只吃水果,在一周內體重也恢復到了正常。結束《神雕》拍攝後的半年裏,我從未主動要求去看剪輯的片子,但每次又忍不住好奇,碰到參與或看過初剪片的工作人員都會詢問一下片子如何,總擔心這個無法挽回的狀況成為《神雕》裏我最大的“痛”。

  對於配音,是我從未嘗試過的,以前很多電視劇未能有時間參與配音,還原我最真實的聲音,也成了我不大不小的遺憾,為了不讓這種遺憾延續,在《神雕》拍攝期間我就主動請纓希望能有給自己配音的機會。我喜歡通過努力爭取到讓自己不斷進步的機會,從《大漢天子》《龍票》到《神雕俠侶》,我都很樂意去參加“試戲”選拔,我覺得用實力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是一件幸福的事。於是為了“配音”我也同樣站在了“考試”這一道關上,非常幸運的是我又再次“過關”——導演認為我的聲音不錯,而讓我有機會第一次通過配音還原自己最真實的聲音。但試配音和正式開始錄製一部四十集的戲又是不同的感覺,在配音老師指導下我嘗試著用不同的出聲方法,用聲音表現出“楊過”從少年慢慢成長後的聲音變化——年輕時的“跳”,中年時的“穩”。我們都挺懊惱古裝片不能採用現場收音,因為錄音棚裏永遠還原不了現場那種最真實的聲音和感覺。

  因為參與配音,也讓我第一次接觸到了剪輯已完成的半成品片,每次配音我都讓老師多放幾次,不是因為對不上口型,而是想“借”機多瞧兩眼片子。配完整個四十多集的戲,也完整地看了一遍戲,慶倖的是臉虛腫那段時間的戲沒有我想像中嚴重,也讓自己有所寬心;雖然沒有加進所有的特效,但導演拍出來的畫面都讓看過的人讚不絕口,也讓我信心增加不少;當我感歎無法讓時間回流得以彌補一些遺憾的時候,這時朋友總會開玩笑地寬慰我說:“這世上不可能有十全十美的事情,你總要留著一點遺憾,讓十幾年後再次翻拍的人有突破你們的機會吧!”其實想想何嘗不是,永遠去想著已經無法挽回的遺憾,不如努力讓以後做到儘量的完美,雖然這世上沒有絕對的“完美”。

    全站熱搜

    rayf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