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天涯社區『仗劍天涯』
http://www.tianya.cn/new/Publicforum/Content.asp?idWriter=0&Key=0&strItem=no17&idArticle=15615&flag=1
作者:keanufan


  很多人都希望小龍女死在谷底,讓楊過娶郭襄,覺得郭襄比小龍女更适合楊過。

  我說,不然。
  

  郭襄可以說是神雕書中最可愛的角色,開朗大氣,豪爽明快,沒有小龍女那麽多悲情複雜的往事,也不似楊過有過往道德上的污點讓人置疑,更不似郭芙那麽狹隘自私,身世和性格都堪稱完美,是中年男人心中最理想的紅顔知己,沒有負擔,沒有過去,隻有一腔癡情,任何人見了她都會我見猶憐,何況曾經懷抱過她一個多月日日撫養她的楊過呢?

  楊過很喜歡她,這點無庸置疑,任何人有這樣一個可愛的少女傾慕自己,都不會讨厭她的,何況兩家淵源如此之深,她又如此善解人意,甘心從死于地下,他就算不感動,也不能不喜歡她。

  有人覺得這就是愛情了,但,這并不是愛情。
  

  喜歡和愛情有時很接近,但絕對有質的不同,楊過對她的喜歡更多的是父女兄妹般的親情,對她以死相從的感激,對她理解他思念妻子的痛楚的知音之情,男女之情的成分反而絕少。

  理由如下:
  

  楊過深愛小龍女,心思全在小龍女,但他畢竟是男人,他也會有他的需要,中年獨身的他遇見美麗的少女,就算沒有别的因素,也自然會有單純的男女吸引,這不是任何人的意志可以抗拒的。但這種微妙的吸引和愛情不同,更不是他的選擇方向。

  如果他真的對郭襄有動心,而她在他心中不能和小龍女相比,那麽就好似寶钗之于賈寶玉,是欲的對象,不是靈的對象,豈不更悲哀?

  以楊過的爲人,不會把這樣一個可愛的小妹妹當成欲的對象。他絕對不忍也不肯這樣做。
  

  觀楊過十六年中無有親密接觸異性,苦等小龍女,常自惕然,自我約束,性方面壓抑得太厲害,他是一個正常且成熟的男人,陡然和一個美麗少女手相接,又見她心意屬己,雖然心中認定小龍女,但男性在雄性吸引力得到微妙滿足之餘,自也難免心中一蕩。

  但,這隻可能是心中一蕩,而不會有别的意思。

  對于這樣一個天真無邪的女孩兒,他不會讓身體做主。對自己心中堅守的愛和道德自律。他也不可能毀掉自己刻骨銘心的愛。所以,就算有正常的男女吸引(就一個三十多歲男人遇見十六歲MM,這種吸引不可避免),他對郭襄也不可能起绮想。

  待到知道她是自己撫養過的嬰兒,相處時間極短,他的感覺更沒可能轉化爲愛情。
  

  想想,一個男人曾經象對女兒一樣把一個嬰兒撫養了那麽久,多少年後,突然再見到她,他心中首先湧現的自然是嬰兒的印象,想要照顧保護她的微妙親情,哪怕他們之間沒有真正的血緣。

  無論她出落得有多好多美,他都不可能在短短時間之内就把那嬰兒的感覺換成對情侶的感覺。這種親情般的感覺怎麽可能說變就變?

  除非這個男人是存心誘拐少女的色情狂,心有洛麗塔情結,否則絕無可能在短時間内把這種心理定勢轉變成愛情。

  正常人陡然眼見自己十多年前撫養過的嬰兒如今長成了少女,不會有绮思,不會把她當成瀉欲的對象,除非他性欲畸形到喪心病狂。

  大自然有一套防止亂倫的心理防禦機制,讓人們對自己撫養長大的孩子有一種親情的感覺,而親情是隔絕性欲的,這阻止人們和自己的親生孩子發生關系。

  楊過悉心撫養了郭襄一個多月,他前半生也就這段時間照顧過孩子,印象深刻無可取代,那是人與生俱來的親情本能,讓他在新婚之時提前感受到做父親的感覺。他對她不可避免地會産生一定程度的父愛。

  父愛如何能在極短的時間(神雕書中他和郭襄單獨相處加起來不超過兩天,在有旁人的情況下——去華山時,相處時間也不多)轉變成情愛之思?這是不可能的。

  從心理的角度看,楊過不可能對自己懷抱撫養過的郭襄有親情之外的非分之想。


  雖然如此,就神雕俠和郭襄的角度看,他們的确很匹配。

  匹配到,他們可以結伴江湖,可以嘯傲戰場,可以一同殉國,如果神雕俠真的和郭襄在一起的話,他們的必然結局必然是死于襄陽城破之日。

  但,這是不可能的結局,它之所以不可能,因爲楊過不僅僅是神雕俠,他還是全部的他自己。

  他是楊過,而不隻是神雕俠,在他身上,有他全部的過往堆積決定的他的性格、思想和愛情,以及他的選擇。

  
  人們後來隻看到神雕俠的萬丈風光,忘記了他的本來面目。

  他本來隻是一個流浪兒,一個小乞丐,一個到處被人欺負受人歧視沒本事的小屁孩,曾經是一個無依無靠的孤兒。

  他沒有家。

  他曾經和母親一起生活過,但是,從他兩三歲起,他就經常想象一個保護他愛他的爸爸,這說明他和母親的生活并不如意,颠沛流離之餘,還經常被人欺負。他在這個世界上沒有安全感,郁郁寡歡的媽媽很早就抛下他去了,他流浪在最底層的社會裏,到處給人欺負笑罵,學了一嘴的還擊之詞,油嘴滑舌,也學得了賊忑兮兮,偷雞摸狗,韋小寶還有麗春院,還有一個當妓女的媽,有閑還到外面去聽說書,他卻隻有一座破窯。

  郭伯伯和郭伯母出現了,帶了他去風景如畫的桃花島,他能吃上好飯菜穿上象樣的衣服了,可是他更不開心了。因爲,對一個自尊心很強的孩子來說,歧視有時比好飯好菜更刺傷他的心,郭伯母的當面欺騙和區别對待,郭芙和大小武的公然侮辱和毆打,遭遇的誣陷,柯鎮惡砸向他頭頂的拐杖,都使他感到這裏隻是一座精神的地獄,而不是溫暖的家。他甚至自己去抓魚生火,希望能夠弄到一隻小船劃回大陸,他投身入海甯願一死,就是爲了不再吃郭家飯,不再寄人籬下吃嗟來之食,受人欺負而得不到公平待遇。

  在桃花島他沒有家,他感情唯一的寄托隻有那個匆匆幾面的義父,但是,希望渺茫,他不知道義父人在何處,天地之大,居然沒有他這個孩子的容身處,那種不安全、冰冷徹骨的感覺伴随了他一生。也是他何以對小龍女如此執着的原因之一。

  在母親身邊沒有得到的安全感,在桃花島沒有得到的人格尊嚴和心靈溫暖,在重陽宮沒有得到的尊重和自由,全部從小龍女那裏得到了。
  

  韋小寶從未對自己的出身感到羞恥,因爲在麗春院裏有真正愛他的媽媽——韋春花,他從未感覺到沒有被愛,所以從心底裏他有安全感,他覺得做妓女做小偷做什麽都并非什麽可恥事,他一生理直氣壯從未真正自卑過。

  楊過不是韋小寶,楊過一生總害怕美夢成空,害怕他千辛萬苦才發現的這個安全港灣消失,他的幸福來得太過意外又太過脆弱,他小心翼翼地守護着這分幸福卻總是被世人從中作梗,踐踏成塵,他害怕,是的,他害怕,他害怕美夢消失,在心底裏害怕有一天又發現自己再次成爲那個一無所有的小乞丐楊過。

  他是那麽那麽自卑卻反映出來那麽那麽狂傲的一個人。他自卑,他知道他得到的一切都是不安全的,很容易就會被這個拒絕他的世界吞沒,所以他總是對世人的反映分外在意又努力不去在意,在外相上,他越是自卑就越是狂傲和極端,就越是視世間規範于無物。他用這樣的方式掩飾他的脆弱和他傷痕累累的心,保護自己那微小的幸福。

  他的自傲和狂放都是他對世界的還擊,如同他初見郭靖說的那句“我是倪(你)老子”,他總是試圖居于歧視他欺負他的世人之上,一旦被人歧視,就有如堕入萬丈深淵。他想要的安全幸福從來不在外面那個世界,而那個世界卻是破壞他幸福的劊子手,随時可能向他撲來。

  多少年後,當他完成對這個世界的義務,用一次驚天動地的壯舉償還了這個世界對他的些小恩惠,他就再不回頭。
  

  他再也不需要回頭。

  他的家在别處,在他愛的那個人心裏,不在别人眼裏,不在外面那個世界,不在多少人仰慕他稱他神雕大俠的地方。

  他明白那樣的榮耀和幸福其實多麽淺薄。

  他有小龍女也就夠了。

  不再多求了。
  
  
  很多年前,當他走投無路闖進古墓的領域時,在這個無常的世界上終于有了一個家。小龍女給了他這個家。

  他知道她的手是冰冷的,話語是冰冷的,但她的心是暖的,她是疼他的。

  他知道她打他、教訓他都怕把他打疼了。

  他知道她和他共享一切,武功,生活,生命。

  所以她重傷垂死之時要殺他,他逃了出去,卻還是回去,由她殺。

  他知道隻有她是要照顧他一生一世。世界上惟獨她真正接受他,愛他,照顧他。

  他知道這個地方無比黑暗,但卻無比安甯。

  外面有千丈紅塵,他沒有忘記,但他在這裏找到了自己的家。

  他一生中從未有過的擁有安全、心靈溫暖、自由和人格尊嚴的家,一個真正有人疼他愛他保護他的家。
  

  楊過對陸無雙說過,即使姑姑是世上第一醜人,他也一樣對她。

  他此刻武功很好,模樣潇灑,所以有人喜歡他。

  可是,就算他是天下第一醜人,也一樣有人喜歡他,愛他。

  會愛這個天下第一醜人的人,不是别人,就是她——他的姑姑,他的龍兒,他的愛人,他的小龍女,他的家。

  沒有經曆過他經曆過的一切的人無法明白這一點,但是,有個人知道,這種切膚之痛,這種無法再有任何人代替的感覺,這種痛到心裏去也暖到心裏去的感覺,這種愛情和知心,再也不會有第二個。
  

  “阿繡低聲道:“我相信你不是。”
   石破天大喜,叫道:“你當真相信我不是他?那……那好極了。隻有你一個人,才不相
  信。”阿繡道:“你是好人,他……他是壞人。你們兩個全然不同。”
   石破天情不自禁的拉着她手,連聲道:“多謝你!多謝你!多謝你!”這些日子來人人
  都當他是石幫主,令他無從辯白,這時便如一個滿腹含冤的犯人忽然得到昭雪,對這位明鏡
  高懸的青天大老爺自是感激涕零,說得幾句‘多謝你’,忍不住留下淚來,滴滴眼淚,都落
  在阿繡的纖纖素手之上。阿繡羞紅了臉,卻不忍将手從他掌中抽回。”

  

  石破天此時此刻定已明白,那種醍醐灌頂、此生此世終于找到知己的那種感覺,那種眼前人再也無可替代的感覺。

  傾蓋相交,白頭如新,以後再有億萬人對石破天好,也替代不了此刻。
  

  楊過也是一樣,世上便有千千萬萬好女子,再也替代不了小龍女。

  世界上沒有任何事任何東西能替代你的家。

  小龍女對于他不僅僅是一個心儀的女子,一個美麗的女子,一個仙女般的女子,一個永遠的夢想——那,隻是别人對小龍女的看法,甄志丙愛上的就是這樣的她,他們因爲這樣的理由愛她,或者因爲這樣的理由而遠離她。可楊過不是,楊過永遠不會因爲這些理由愛她,或者因爲這樣的理由停止愛她。

  就算她是天下第一醜人,他心中也依舊是她最美,他之所以每見一個女子,都拿來和她比較,始終都說她最美,因爲他心中千真萬确隻有她最美。她最好。

  她不僅僅是他愛的人,還是他全部的需要。

  安全,幸福,自由,歡樂,被人保護,被人重視,還有信任,心靈相通,愛。最重要的愛。

  她不僅僅是他愛的人,她還是他的師長,他的父母,他的手足姐妹,他的朋友,他的親人和愛人。

  在他眼裏,她不是高處不勝寒的仙子,她是一個實實在在的人,是他每日呼吸生活親近接納的那個人,一個真實存在的人。

  他們的生活是真實的生活,是他的生活,他的生命。
  

  世上很多人都沒有找到這樣的家,沒有找到他們自己的家。

  他們住在家裏,可他們的心靈沒有住在家裏,他們也沒有得到這樣一個家。

  他們心中有巨大的悲痛和遺憾,他們的生活和生命都不完整。

  但他們不知道,他們找尋了一生,追索,征服,奪取,占有,這樣過了一生,卻不知道,什麽都不知道。

  不知道他們到底想要什麽,不知道他們在何處可以找到。

  他們自身之中沒有滿足沒有平靜沒有幸福,他們于是掠奪别人的滿足平靜幸福。

  世上本無事,庸人自擾之。
  
  
  這樣一個缺少幸福的世界對于楊過那脆弱的小小生活來說是巨大災難。就象他說李莫愁,因爲她不快活,定要将天下人弄得都似她一般不快活。

  這個世界總是要他不快活,而他隻有在和姑姑團聚的時候才真正快活。

  他們的每次分離、災難,都是來源于這個世界阻隔。

  如果他們不是這樣深愛着對方,不是一切都願意爲了對方着想而不僅僅爲自己着想,如果他們可以對自己自私一些對對方殘忍一些,那麽世界在他們之間伸出的黑暗也許不會那麽嚴重。可偏偏他們如此的深愛,在出墓之後,他爲了成全她而甯願永不下山,她爲了成全他而甯願跟他下山,可是就這樣一推一讓的躊躇引來甄志丙,那是世界對他倆的第一次侵犯。他怎麽可能會怪她的失身呢?他們本來就是一體,世界對她的侵犯也就是對他的侵害,他隻會愈加憐惜她,就如一個人受傷後照料自己。

  大勝關英雄大會之後,他爲了成全她願意回歸古墓,她卻爲了他能在塵世生活而離開他。這次插入的是黃蓉,是世界對他們的第二次阻隔。這一次的代價是兩個人的垂死,生命無多,而歡樂将逝。

  第三次,則是郭芙的那枚毒針,使他們分離十六年,幾乎永不能相見。每一次的分離,每一次世界插入他們之中,都是巨大的災難和痛苦,而且越來越重,越來越痛。

  所以,他終于明白,他的幸福不能在這個世界得到,他的夢想也不在它之内。
  

  無論世界對他如何喝彩,都隻是風雲變幻,他還是他,還是她遇見的那個小無賴,小乞丐兒,小流浪兒,但他知道,就算他再次一無所有,就算他始終一無所有,都有她愛他,照顧他, 一生一世。

  這也是他在世界上唯一靠得住的東西,唯一相信的事。

  這不僅僅是愛,這也是信仰,信賴,信任,是全心全意。
  

  郭襄再好又怎麽樣呢?别的女孩兒再好又怎麽樣呢?

  他在這個世界上走得越遠,越久,就看得越清楚,越了解自己的心。從最初那個絲毫不解風情不知情事的少年,到蓦然回首發覺自己愛上姑姑的過兒,再到那個一心一意對小龍女付出承諾的青年,最後是那個滄桑看盡守得花開月圓的中年大俠,他始終是他,他要的也從沒有改變。

  他終于明白,這個世間無盡的功業,無盡的繁華,無盡的風雲變化,其實都隻是人對人的變化,都隻是人對人的那顆心在變幻無常。而他所尋求的,他已經得到了,就是龍兒的那顆心,他永恒歸去的家。

  郭襄愛上的人是神雕大俠,名滿天下英俊潇灑,武功絕倫聲勢浩大,部下衆多故事傳奇——神雕俠。

  小龍女愛上的是他,是那個叫楊過的人,是那個有些自卑有些偏激有些自傲無人憐惜無人照顧的男孩子,是那個在和她的生命交會中成長爲男人的楊過。

  

  郭襄和别的女孩子愛上的也許是他,也許是她們的夢想,可他千真萬确的知道,龍兒愛的是他,隻是他。

  小龍女沒有郭襄完美,楊過更不完美,但他們在一起,他們倆的生命是完整的。
  

  他在世上該盡的責任終于千百倍地盡了,千百倍地償還了這個世界曾經給予他的微薄恩惠,而他們每一次深入紅塵,帶來的隻是愈來愈重的傷痛。他再也不願承受這個世界可能針對他脆弱的幸福而來的巨大襲擊,更不忍讓他的愛人在這個世間承受更多的痛苦和傷害。到了最後,盡了全力報國安民之後,他要保衛的,隻是他的小小幸福。

  世上有無數的好人,無數的城池和國家,無數的戰争,有無數的興亡起落,可是我的心隻有一處,隻有很小很小的一處。

  世上也有無數的好女子,她們每一個人都情深意重,每一個人都叫人歡喜,可是我的心很小,我的幸福很小,我隻要這小小的幸福,和我愛的人共度。
  

  楊過有了這個也就夠了,抵得過世間繁華。
  

  許多年後,他和龍兒攜手同行,同歸世外,留下郭襄和别的女孩兒在世上傷心。但他袖子一拂,不帶走一絲雲彩。

  對這個世界,他已别無所求。


(完)

    全站熱搜

    rayf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