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
  
  導演一聲令下,一切作業開始進行。
  那是一個很簡單的畫面──身為MV男主角的他拿起一杯水喝著,注視的眼光放在窗外的某個點上,這時候驀然察覺杯底已經沒有水了,隨手拿一壺水,但這瓶子裡卻是空蕩蕩的一絲不剩。他反射性的轉過頭對著後面說話,發現只徒留一間看不見的空氣後,倏地停住話語,只留下一臉的落寞孤寂。

  『卡!ok,我們換另一個場。』

  MV男主角在工作人員的簇擁下離開拍攝點。
  此時從另一邊一位身材高挑外型甜美亮麗的MV女主角緩緩進來,站在某個點上,燦笑若華客氣的詢問導演這個站位正不正確。導演點點頭,吆喝一旁工作人員準備接下來的拍攝。
  MV女主角垂下頭,彷彿在蘊釀情緒。

  『五、四、三……』喀的一聲,場景第三十四幕開始。

  她背對著鏡頭,慢慢走向廚房,將流理台上的一瓶水壺注滿水後,捧著它轉過身來笑臉盈人的。接著,臉上甜美的笑意在看見空無一人的客廳後,緩緩凍結。她垂下頭,索然無味的為自己倒一杯水。
  鏡頭漸漸拉近,特寫在她臉上的表情。一樣的落寞與……孤寂。

  『卡!很好,我們今天的進度都達成了。』

  MV女主角在導演喊卡之後,迅速換上一抹笑意,禮貌的向導演以及在場員工致謝。當眼神與男主角交會時,她微微一愣,馬上帶著謝意,用柔柔的嗓音輕聲對他說:「辛苦了。」
  他只看了她一眼,淡淡點個頭回應。

  那時候,只是這樣子而已。



  嚴格說起來,她沒有想過有一天他們會變成同事。雖然這個圈子就這麼大,甚至可以說的上是小,可她沒碰過這麼巧的事。
  她先踏入模特兒這圈子。身材高挑,臉蛋漂亮,有十成十的本錢可以當平面或是廣告模特兒。
  那時候她隸屬於一家業界名聲頗為響亮的公司,而他在另外一間。當時就有聽說他這個人比較低調,可是配合度很高,不像有的同行敲定了時間會多少遲到;同時對方要求什麼,他多半也是逆來順受的接受。
  配合度高,光是這一點公司就急欲想攬進來成為旗下一員。要找一個臉蛋漂亮身材好的模特兒不是問題,可是要找一個能讓公司掌握、可以互相配合的模特兒卻不容易。所以多半公司會自己培養新人。可這樣也是有風險的,萬一好不容易學會飛了一點距離,他就這麼展翅而去,那先前栽培的苦心該何去何從?
  還沒變成同事之前,曾經合作過一支MV。歌手不露臉,從頭到尾都是他和她兩個人對戲。說是對戲,其實根本是同個場景兩個版本的拍法。一個拍男主角版,一個拍女主角版。劇本先前就已經大略看過,對於這樣的互動對手戲,她覺得挺新鮮有趣的。
  MV裡每個畫面都是環環相扣的,每個動作都在互相對應──可是自始至終,他們都沒有面對面的交談。
  在幕後亦然。
  他為人和氣,臉上常掛著淡淡的笑。只要輕輕一勾嘴角,旁邊的酒窩顯而易見,一下子成熟的大男人變得有幾分孩子氣。卻也因為這樣,柔化他臉上剛硬完美如雕塑家作品的線條,有了可愛的稚氣。
  但是這樣的笑,是和人有距離的笑。
  當時在拍攝的時候,其實兩個人幾乎是錯開時間的。常常她有空的時候就先拍她的畫面;當她要趕下一個平面拍攝的同時,可以看見他的空檔來了,導演開始開拍他的部份。
  兩人最常相見的時間,最常說的對話就是:
  「收工啦?」
  「嗯。換你上工囉!辛苦了,掰掰。」
  「掰。」
  很應酬式的對話,加上他客氣而生疏的笑。
  MV的拍攝天數其實很短,快一點可以一天就結束,剩下的不過是導演的後置動作。但是這支MV耗了他們五天。如果是出國的話花了五天還可以說是為了取更美好的景,但是地點卻在國內。
  這樣拍法頗耗時耗力,沒辦法了,導演只好請他和她兩人聚頭,一起拍完最後的幾個部份。那時候她才比較有機會接觸到他。
  隱隱約約覺得他是個努力而認真的人。
  最後MV結尾收工的時候,導演讓他和她兩個人面對面作結。
  她記得那首歌。那首歌的最後一句這麼唱的:

  『如果可以,請讓一切重頭。』

  那時候情緒來了,怎麼演都能順手。
  她對著他笑,眼眶含淚。卻是一抹幸福的笑,一串滿足的淚水。
  他伸出雙臂,像是回應她的幸福似地,包容著她的笑與淚。
  那時候他臉上也是掛著幸福的笑,嘴邊應酬似地酒窩,一下變得溫暖人心。



  她在想,也許就是那時候,她覺得這個人只是心防築得又高又嚴密,對陌生人不易撤除自己的武裝。
  過沒多久,他被挖進公司,兩人成為同事。
  漸漸的,雖然兩人沒有合作過什麼作品,可是接觸碰面的機會卻比以往來的更多更為密切。
  她發現他的興趣。他這個人很簡單,不愛上夜店Pub,不愛和一群人遊山玩水,他喜歡和簡單兩三個人的成員,到隨便一個路邊攤享用小吃。他這個人很單純,家庭成員只有他的媽媽。媽媽是路邊的清掃員工,有時候他工作到半夜,回來若是幾近凌晨,他就會去幫媽媽清掃路邊。
  這些事,都是她自己發現的,他從來沒有刻意提起過。
  像是路邊攤的小吃,她一向沒有特別的喜好。也許生活環境的不同,讓她對於這類的小吃沒有太多機會接觸;除此之外,她的職業也不容許她放肆品味。
  但這不代表她不喜歡。
  有次她工作回來公司,看見桌上擺著一包包沾著紅色醬料的肉圓,他津津有味的咬著其中一個,發現她回來後,用他少見的熱情說:
  『吃吃看,很好吃喔。』
  『你一次買這麼多啊?』他很少會請客的,印象中。
  『機會難得嘛。』他笑,臉頰旁的酒窩夾帶著可愛又靦腆的表情。
  她會意的點點頭。聽說他剛接下一份連續劇,也許是裡面的角色讓他薪酬有了多餘支出的能力。
  『啊,妳在控制飲食對不對?』他一臉惋惜,『很可惜欸,我排隊買很久,這家肉圓超有名超好吃。』
  看他臉上滿足的表情,讓她不禁躍躍欲試。
  『沒關係,我吃一個試試看。』她拿起一個咬了一口,醬料甜中帶辣夾鹹的味道一古腦衝進嘴裡,肉圓香Q有嚼勁的口感,讓她愛上了這樣的小吃。『很好吃。』她睜大眼,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般驚奇。
  『我就說吧。』他下巴努了努,臉上掛著很自得的笑。
  那是她第一次看見他臉上除了客氣疏離的笑容,還有另外一種頑皮而又自信滿滿的笑。



  有天她剛結束一連串的走秀活動,和朋友各自解散準備回家的時候,她看見他,在一個小吃店裡,不像是在吃東西,反而比較像是在裡面當服務員。
  她詫異的望著他,卻沒有出聲叫住他。
  明明已經該到回家的時間,但她忍不住又再進去那家店裡。店裡高朋滿座,在接近深夜的時段裡,生意依舊熱鬧滾滾,人聲鼎沸。不過當她進來的時候,引起一陣不小的騷動。她高挑卻穠纖合度的身材即使在怎麼低調,也同樣引人注目;更不用說她一雙明亮的眼眸以及姣好的外貌。
  他在後面端著茶水出來,眼角瞥見又進來的客人後,立刻高聲有精神的大喊:
  『歡迎光……』他看見那道不該出現的倩影,剎時間愣愣然的說不出話。『妳……妳怎麼……』
  『噓──』她湊進他,俏皮的對他眨眨眼。『我想吃吃看這家店的招牌菜,給我帶位吧,先生。』
  愣然的表情驀然失笑,頰邊的酒窩好像有一點無可奈何。



  『妳怎麼知道我在這邊?』好不容易偷了一個空,他悄悄的走到她那一桌談天。
  『我不小心看到的。』她隨口回答。這也是事實。
  『喔。』他不置可否。靜默幾秒後他接著說:『我知道公司不準旗下的模特兒接兼職零工……』
  『我只知道我今天是來吃東西的。』她笑盈盈的接口說道。
  他望著她,突然板起臉,一副認真的說道:
  『小心肥死妳,這位未來要成為世界名模的女人。』他居然難得的開她一個玩笑。
  她沒有動怒,反而覺得有趣。她輕鬆自在的笑出聲。
  他忍不住跟她的笑聲也笑了,他反問:『有什麼好笑的?』
  『世界名模的日子還有得熬吶,這位大明星。』她沒忘他正兼了一部偶像劇,飾演一個配角。
  『大明星的日子也有得熬啊。』他無奈的回答,沒有被她奚落的惱怒。
  兩人間的談話又沉靜下來,她低下頭默默的吃著桌子上的東西。她舀一口湯,小心翼翼的喝了一口,驀地瞠圓眼訝異的說道:
  『好好喝,這是什麼?』湯裡只有幾塊蘿蔔,可是味道不像蘿蔔湯這樣簡單。湯頭有海鮮的甘甜,沒有蘿蔔的菜腥味。
  『我們老闆有特別熬過的,不錯吧。』
  『怎麼弄的啊?』
  『商業機密。』他食指在她面前晃了晃,一臉無可奉告。
  『我們是同事欸!』她柔聲軟調的嬌嗔,那是她一慣的說話語氣和方式。
  『不好意思,現在的這個地盤上,妳是客人,我是服務生。』
  她一雙大眼嗔他一記,想再跟他說些什麼的時候,老闆已經在後頭叫他過來幫忙。
  『我老闆在叫我了,妳……』
  『你去吧,我吃完就會走了。』她柔柔抱以一笑。
  這間店的生意一直很熱鬧,客人絡繹不絕的一個個接著進門,她在享用美味的同時,也在打量著他。
  他一直很努力。一直很努力。
  有的客人喝了酒酒興大發,弄得桌上一片杯盤郎籍的,他還是有耐心的為客人重新整理,臉上的笑容一直都存在。只是臉頰邊的酒窩若隱若現,看不清他真正的笑意。
  不論是客氣的客人抑或是不停找麻煩的客人,他都耐著性子應對,雖然臉上的笑容是模模糊糊的,可是她能感覺他沒有感到不耐煩或者是生氣。
  等到人聲漸漸散去的時候,她才發現他這樣觀察著他已經到了半夜三更。而他疲憊的神情在看見角落本應該離去的人後,倏然一驚。
  『我以為妳走了?』他對她一笑,臉上的疲倦不影響他嘴邊酒窩的笑意。『現在好晚了,等一下我送妳回去。』
  她等著他清理桌面、擦地板、倒垃圾……當老闆終於把廚房整理乾淨出來場外,準備要叫他可以收工回家時,看見陌生的她正站在一邊等著。老闆的臉上只有看見美女的傻愣,老闆推推正在拖地的他問:
  『你馬子?超正。』
  『老闆,她是我同事……』他有些無奈。
  『小姐妳好,本店的招牌菜是香嫩雞排磨菇沙司,我把醬料都調配的很好,很適合在深夜當宵夜……』
  沒有等老闆把話說完,他將手上的拖把推回給老闆。
  『好了啦,你不要看見正妹就中邪。』他回頭對她道:『我們走吧。』
  拿了自己的東西,他脫去店裡的制服離去。他帶著她到店後面的小巷,沒有路燈,沒有人,靜悄悄地沒有嘈雜。在這樣夜闌人靜的深夜裡,她訝異自己居然沒有感到害怕。
  他走到一個舊舊髒髒的小五十,將鑰匙插進去後,打開車箱將安全帽遞給她。
  『喏,給妳戴。』
  她從他手上接過安全帽,發現好像只有一頂。
  『那你呢?』
  『沒關係。』他發動引擎,回頭對她笑了笑,『這附近的警察都回家睡覺了,如果真的被抓的話那我認了。』
  她有些恍然。
  他的笑容,有些變了。可是她不知道變在哪邊。可能是臉頰旁的酒窩,好像多很了很多種情緒,顯示在他的臉上。
  那個深夜,他送她回家。
  『小心點,現在很晚了。』她將安全帽遞回給他,關心的提醒。
  『放心,我現在精神正好,等一下還要去掃街咧。』
  『掃街?』她不明所以的看著他,疑惑問道。
  『沒什麼啦,是我另外一個零工而已。』
  『你還有多少零工沒做完?明天你不是還有戲要拍?』人不是鐵打的,他明明就已經累了……
  『我還行。』他不以為意的笑笑,率性的戴上安全帽,對她示意離去。
  那個深夜,他送她回家,然後離去。



  那個深夜,她沒有睡。幾近天明的時候,她開車出門,在上班之前,她繞道到他拍戲地點。
  他跟一般同事同行不一樣的個性跟處事態度,讓她忍不住好奇、忍不住想再接近他,多了解他一點點──他到底還有什麼地方,是她不知道的那一面?
  她停車地點離拍戲的地方有一段距離,從那邊,她遠遠的觀察著。過沒多久她見不陌生的小五十騎過來,停在路邊的停車格上。他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好像更累了,她不自覺擔心的望著他,猶豫要不要過去打聲招呼,然後順便問一下他的情況……
  還在猶豫不決的時候,他跑向她這個方向來接手機。她心底猛然一驚,下意識想把自己藏起來。
  聽別人的談話很不道德,可是,她還是不小心聽到──
  『喂,媽,我都弄好了,妳不用掃另外一邊……喔,我知道………有啦,我有睡過了……嗯……嗯……好,我不會讓自己太累……嗯……我知道……好,掰掰。』
  另一邊拍戲地點有工作人員看到他,高聲叫他趕快過去。他回應一聲後跑過去接應。
  其實,他是個很努力的人。她發現他這個人真的非常簡單,他努力朝著他的方向前進,他相信努力,別人就看的見。
  她也許是第一個「別人」。
  從那之後,他的笑容正式走進她的生活,再也沒有隔閡。



  他和她個性上不太一樣。
  他謹慎內斂,她卻外向。有的事她太過於死心眼,他能在一旁提醒,有時候他就是說話不漂亮,太過老實,明明關心的話聽起來卻很不中聽。有時候換他太固執,她知道他這個人吃軟不吃硬,這時候她都會用另一種方式讓他聽進她說的話,讓兩個人可以溝通。
  簡單來說,兩個人個性上是互補的。
  身處在同個公司裡,彼此熟稔的機會越來越多。可是同時間,他越來越耀眼,直到這間公司已經容不下他光采奪目的存在。



  人心沒有變,可是日子過得越來越複雜了。在那樣的環境裡,被逼著一定要成長。
  他歷經過爆紅之後又迅速走下坡,餘波蕩漾著;而她從一個在伸展台走秀的模特兒,開始將勢力邁向演藝圈。
  兩人一樣的人氣,面臨一樣的壓力;他選擇逃避,而她選擇以笑應對。
  但這樣的笑容下,有顆疲憊不已的心。
  有回她忍不住心底的壓力,情緒潰堤。而他剛好在身邊。
  她很高,很少有一個供她倚靠的肩膀,可以讓她宣洩自己的低沉頹喪的情緒。可是他來的這麼剛好,那一個安慰的肩膀,剛好容下她埋頭痛哭的位置。
  那一夜,她在他的肩膀,盡情發洩她的緊繃與無形的壓力。


  他不是一個會安慰人的角色。可是他有股沉靜的氣息,可以給人支撐下去的力量。
  那晚,他對她說:
  『妳有沒有想過我們怎麼變熟的?』
  她哭紅的雙眼瞅著他,對這樣天外飛來一筆的問題弄得莫名其妙。
  『妳知不知道,我第一眼見到妳的時候,覺得妳很假。』他說真話的時機向來都來得不怎麼巧妙,也許這是他變相另類的安慰。『我覺醒這個人老是掛著很甜的笑,好像什麼挫折困難都擊不倒一樣。後來我才發現,其實那是一種偽裝面具,一種外人與內心世界的隔離。』
  看似有深度的對話從他話裡說出來,她剎時無法吸收,只能愣愣的回望著他。
  『好像太嚴肅了!』他不好意思的笑笑。『妳可以的,像我才是被擊倒的那一個吧。』
  『你可以的。』她正色道:『努力的人一定會有成果。』
  他望著她,眼底透著很複雜的情緒。接著他羞赧的笑道:『我的專長果然不是安慰人。』
  她揚起一抹笑,隨口扯開話題。
  『你還記不記得我們曾經合拍過一支MV,結果兩個人都沒有對戲到?』
  『喔,記得。』他開始回憶當時的畫面,『那首歌蠻好聽的,可惜最後沒紅。』
  『你記得怎麼哼嗎?』
  他蹙眉很努力的回想一下,接著緩緩哼出幾個音調。
  『我只記得最後一句,因為那是唯一一幕我們兩個一起合演。』她哼唱出那一句話:『如果可以,請讓一切重頭……』
  兩人之間慣有的靜默出現,這樣沉靜的氣氛沒有尷尬,這是一種相處的模式。
  『好懷念以前的日子。』他突然開口。
  『嗯。很忙,可是很快樂。都是在做自己喜歡的事。』她附和,接著對他一笑,很真誠不帶任何雜念的,『我們一起成長吧。』
  他回頭看著她,淡淡一笑:『一起成長。』


  以前他們只是同事。
  那麼,現在呢?
  
  

    全站熱搜

    rayf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