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人生就是裝滿酒心巧克力和可樂的巧克力盒

故事的開始就看到一對男女進入酒店,
背後還跟著一個鬼鬼祟祟並且把自己藏的好好的女主角,金三順。
她為什麼會出現?因為她懷疑自己相戀三年的男友閔賢宇有外遇,
不知道透過什麼方法,她來到這個可能會捉奸在床的酒店。

在三順的腦子,她已經想好要怎麼復仇的方法──
這一段被網友戲稱為『三順的異想世界』。
但只要是她想像中的畫面,絕對都是讓人拍案叫絕,
所以對於想像與現實穿插的拍法,看得十分開心。

好了,人總是要回歸現實的。
三順從自己的幻想中回神後,被閔賢宇發現她的存在,
狼狽不堪的跌倒在她男友面前(這邊還沒有講明要分手)
這樣女主角出糗的場景並不少見,這是預料中的笑點。

於是兩人先到酒店的餐廳處談話。
先看到閔賢宇問三順她到底知道多久,三順回答有一個月了,
有沒有跟蹤他的行程呢?三順說有。
這位堪稱是花心兼負心男對三順說:『妳騙了我一個月。』
(所謂做賊的喊抓賊實例應用版即是如此)

閔賢宇在這個時候沒有否認他的變心,我必須說有點欣賞他的直率;
但是接著反過先咬一口說三順騙了她一個月是怎麼回事!?
這難道就是「惡人先告狀」嗎?

這裡,三順再也壓抑不住自己沸騰情緒,她質問:
『你討厭我了嗎?』
『不是。』
『那你喜歡剛剛那個女人嗎?』
『不是。』
『那是為什麼!?』三順這時候大聲喊了起來。『壞蛋,說出來,是為什麼?』
對待提出分手的人,請你不要把他當做是罪人。』
(我個人很喜歡這句話。)
『以前不總說“我既爽快又好玩的嗎”,壞蛋!每次我罵你時,你都說覺得很興奮不是嗎?你這個騙子!』

三順的聲音掩蓋過音樂與人聲,讓整個餐廳在剎時間安靜下來,
但有一個男人在偷笑的聲音微微的出現。
閔賢宇要三順小聲一點,三順非常情緒化的說:
『我現在眼裡什麼都看不見,理由是什麼快點說,我知道你是個文明人,但你跟我說話,要降低你的水準,不要講我難理解的話,說簡單點,比喻詞、直喻詞、擬人詞不要跟我用沒用的,盡量簡單點。數學、哲學、天文學那些沒用的別說,就挑著重點說!』

閔賢宇受不了三順的歇斯底里,要三順冷靜過後再談。
接著他揮揮衣袖打算事不關己事的離席,
三順站起來,大聲的問他:
『你真的愛過我嗎?這三年裡,你從來沒說過一句我愛你,你愛過我嗎?』
閔賢宇頓了頓,慢慢的再走向三順,他說:
我愛過。我愛過,臉頰胖胖的女孩。愛過想成為最棒的蛋糕師的女孩。愛過為了尋找做蛋糕的材料,找遍整個巴黎的女孩。有很多夢想、有熱情、充滿活力,身上一直散發甜味的女孩,我愛過。但是……我的愛只能到這裡了。妳現在問我為什麼愛到這裡,我該怎麼回答?真對不起,因為我的愛只能到這裡。』
說完,他轉身毫不留戀的走了。

這一段緊緊抓住我的目光,尤其是從閔賢宇講出的那段話。
雖然非常混帳,但是卻真實。
不由得喜歡這段話,沒辦法對閔賢宇批評什麼。
有時候沒什麼特別的理由,只是不愛了、感覺不對了、時間久了、倦了……
閔賢宇這段話,也是後期重心之一。有畫龍點睛貫穿全劇之效。

當閔賢宇離去之後,三順傷心的痛哭。
她在高樓上痛泣,想著乾脆跳下去一了百了算了。
結果她的幻想再度出現,稱了他的心。
最後三順到廁所痛哭,在心裡這麼os:

曾有過這麼個時候,當我覺得自己是這世界的主人時,就像走在雲彩上面一樣,覺得又遙遠,有時又覺得很累,搖搖晃晃的。我喜歡過那種感覺,覺得連雲裡也充滿愛,所以才會搖搖晃晃。一個男人給過我那樣的幸福,卻又將之奪走。我現在哭,不是因為失去了他。愛。是因為我不再相信愛而哭。那樣熱烈的愛,竟然毫無痕跡的消逝了,認識到愛什麼都不是而無力的我,為這樣的一個我而哭。』

Os很動人,身為觀眾的我有同情到她。
正當三順也哭得聲嘶力竭、沉浸在自己的悲傷時,
有人來敲她的門,而且不識好歹的連敲五六次。
當三順憤怒的打開廁所門正想痛罵,結果她先是一愣發現──
是個男人。

對方冷冷的望著她,看著三順臉上黑色的淚水,他嘲諷:
『幹什麼大媽,是變態嗎?』看了三順衣衫不整的樣子一眼,他接著說:
『不是的話,現在是在男廁喂奶嗎?』

這邊我又想跳出來說──
沒錯各位,不用再像當初跟我一樣懷疑了,
這位嘴巴很壞很毒的就是這部的男主角,玄真賢。
我在看這一段的時候,先是對三順的黑眼淚水印象深刻,
沒想到這位先生講出來話簡直是在人家傷口上戳的更大洞啊XDDDDD
好毒、好沒良心的損話。

接著繼續劇情。
三順這才發現她跑進男廁宣洩失戀的痛苦(XDDD)
她急忙再關上門,在廁所裡面不知道該如何事好的時候,
這位先生又再度向前,敲敲她的門說:

『這種時間男人和女人去賓館,也就是說一切都結束了。下次不要再追問為什麼,午夜鐘響時忘掉一切吧,世上喜歡騙人的是男人。男人,基本都那樣……不過女人也是如此。』

說完後他轉身離去。為什麼他會知道?
畫面再切換回當時三順和閔賢宇正在談話的時候,
三順背後坐的人,剛好正是那個男人。
他對於眼前相親的女人感到厭煩,反而對坐在他身後的女子感到好奇。

他聽見當時身後的她這麼說:
『你很久之前就變心了,沒事老關機、電話不接、短信也不回,還說自己很忙沒時間見我……』
聽到這邊,他一旁插話:
『看來那女的真是不長眼,不接電話,就是想結束的意思了。』

和他相親的對象對於這個話題不感興趣,轉而聊其它話題,
不過男人很不給面子,意興闌珊的給人打了回票。
相親的對象一直在笑笑的忍耐。
這時男人聽到閔賢宇回答三順:『分手吧。』
『你看,男的怎麼可以先說分手啊。』他立刻這麼說。
『討厭我了嗎?』他聽見三順這麼問。
他帶點嗤之以鼻的口吻感覺說:『那個到現在才知道啊!』
『妳喜歡上那個女的了?』三順再度這麼質問。
『那不關你的事。』他像是猜不透為什麼三順要一直追問一樣,為什麼要讓自己難堪。
『那是為什麼?』三順在這時候大吼,讓整個餐廳都靜下來。
男人微微一驚,他偏了頭,居然冒出想看看這個女子的念頭。
三順這時已經開始一連串的逼問,要閔賢宇省略一堆贅詞直接告訴她為什麼。
聽到這邊,男人已經忍不住失笑出聲。
原來當時安靜的餐廳所出現的偷笑聲,就是他發出來的。

沒有笑多久,眼前相親的對象再也忍不住了他的忽略,
拿水杯波他,並且說他是一個自大狂妄又冰冷的人。
好了,相親的對象被他氣走了,他也沒有太在意,
低下頭整理一下自己的儀容時,聽見三順問賢宇真她嗎?
在這時他整個轉過頭來,看見閔賢宇的臉以及三順的背影。

那不能代表什麼,回憶的片段被拉回現實,
男人已經招一部計程車準備回家。
整個鏡頭由三順轉向這個男人
(話說玄彬大概到第二集才給我這是男主角的感覺)
(所以這邊我還在懷疑他真的是男主角嗎XD)

男人新的一天展開。
他去游泳、洗澡、著裝、出門上班。
計程車停在一間頗具規模的餐廳,眾人看到他皆對他問好──
答案揭曉:他是餐廳老闆。
才要進辦公室的時候,餐廳的主廚跟經理對他說了一個壞消息:
蛋糕師因為家庭因素急急忙忙就辭掉工作回去法國。
於是男主角面臨的首大問題:沒有蛋糕師的法國餐廳該怎麼辦?

另一廂,三順不為失戀所苦,
她要去結婚事務所重新找一段姻緣!
不過辦事員說她的名字太土找不到對象的(XD)
問她有沒有整型,結果三順說沒有,
辦事員就用責備的語氣說現在這個社會怎麼可以不整容(再度XD)
接著一連串恥笑三順找不到男人,
還丟給她一部電影,跟說到裡面的一句台詞:
女人三十歲還能在大街上遇到戀人,簡直比在大街上遇到原子彈還難。」
(本人在此時已經是XD到不行)

別人不敢說,但辦事員的pk對象是三順,
三順會忍氣吞聲的話她就不叫金三順,
她立刻還以顏色破口大罵,兩人開始展開對峙,
在三順理直氣壯的對嗆時,一個回神──
姐姐她清醒過來(原來又是在冥想階段,又跟著她的幻想跑了)
三順看看四周,是那個婚姻事務所的地方,
辦事員雖然是同張臉但極具親和力,
他說可以給三順好姻緣,但是要付九百九十九萬韓幣──
三順聽到一整清醒,這時場景再度交換,
姐姐她這次出現在公車,證明了剛剛那個又是她的夢。
(看來她真的很想嫁人XD,連在夢裡清醒都是在婚姻事務所裡)

暫且從三順跳到那位餐廳老闆男人身上。
因為餐廳裡的蛋糕師突然辭職了,
他跑到媽媽經營的大飯店借個人應急一下,
不過顯然身為他媽媽的羅社長半挖苦半的講他。
這邊這對母子看起來都還算正常,

但是一進到電梯後,羅社長大變身XD
羅社長跟他提到相親對象的事情,男人一貫拒絕,
即便羅社長說美周(男主角的姪女)明年就要上小學了,
怎麼可以沒有一個可以牽她手上學的舅媽?
(這兩者有什麼關係嗎羅社長XD,就硬想要他結婚就對了)
男人不妥協,他說他可以照顧好美周,這樣可不可以不再相親?
羅社長也是狠角色,她表明不相親就結婚。

眼看相親的事情沒有共識,男人又把話題轉移到蛋糕師上,
要羅社長直接把廚師借給他,
這時候羅社長再也受不了──她狠狠的打他一下。
(這邊我就傻眼了XDDDDDDDD 打的真的超用力的)
這對母子在電梯裡有一段讓我笑到不行的對話

『自己擁有一個大飯店,卻讓自己唯一的兒子出去開小飯店?要是讓人家知道了,人家會怎麼說?』
『媽媽做大生意,兒子做糊口生意。』
(XDDDDD 騙人,真賢明明是個嘴毒的傢伙,為什麼說他是冷冰冰的王子)
『什麼!?你這傢伙居然在跟媽媽開玩笑?』接著再繼續揍他。『你這個笨傢伙,你以為過了千年萬年……』
『再這樣打下去我也會忍無可忍!』
『什麼?不能忍你又能怎麼樣?』
此時電梯門開,停止一切打鬥,故做氣質。過了幾秒,電梯門再關上。
(再度笑翻XDDDDD)
『你這臭小子,不能忍你又能怎樣?你這傢伙,怎麼可以對媽媽這樣?!』照打不誤。
男主角再也受不了抓著羅社長的手不讓她打,持續一秒後又慘遭海K
電梯戰,男主角戰敗。

羅社長帶著怒氣碎碎念進入自己的辦公室。
『從以前人家說沒有丈夫就會沒有兒福。』
『您不有錢福嗎?』(真賢還真的不怕死啊)
『真是沒法活了,真是討厭啊!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
『從羅社長的兩腿間……』
(XDDDDDDDDD 真賢你被羅社長揍到死我也不意外)

再從男主角真賢轉回到三順。
搭公車的三順帶著自己做的芒果慕斯是要去求職的,不過對方拒絕了她。
當她帶著蛋糕要離去的時候,恰巧經過做蛋糕的廚門,
一時好奇又羨慕下,她在門邊偷偷摸摸的看著人家做蛋糕。
這時昨天那個男人出現,他發現鬼鬼祟祟的三順,
走過去問她在幹嘛的時候,三順的頭髮就不知道為什麼纏到他的扣子上,
兩人經過一段拉扯後,男人最後決定拿起剪刀快刀斬亂麻剪掉它。
三順的頭髮被剪掉後,整個人氣到不行,
然後……那個帶來面試的芒果慕斯就往他臉上砸了
(XDDDDD 男主角被潑水又被砸蛋糕,悲情啊……)

到廁所看鏡中自己自憐一番的三順才頓時想起來,
男人不就是那天嘲諷她的那一枚嗎!?
這世界還真小啊,這樣都被她遇到……

正當男主角自認倒楣時,不經意舔了一唇邊的蛋糕,
倏然一驚,真是有意想不到的美味啊……
當下他立刻衝出去打算要找三順來試試自己餐廳的蛋糕師。

男人看見三順後,追在她身後跑;
三順則是害怕他來找她算帳,跑給他追(XD)
後來三順攔了一台計程車,男人硬是跟她擠進車內,
在計程車一段,兩人又展開非常好笑的話。
玄真賢(對就是男人也就是我們的男主角更是那個看到三順出糗的人)擠上車後,
三順對著他喊:
『你這個大叔這是幹什麼呢?你還不趕快下車?』
玄真賢不理她逕自問司機:『這個大媽要去哪?』
『大媽?大媽!?』三順十分吃驚。
『大媽小姐,那個就那麼重要嗎?』
『當然重要啦!上了歲數,臉上的皺紋夠讓我傷心的了,還叫我大媽!?』
玄真賢妥協後改口:『大叔,去這個小姐要去的地方吧。』
『大叔,我們不是一路的。』
『不是一路,是同路。』(真賢還真是處變不驚吶XD)

在車上,玄真賢硬塞名片給她要她過來餐廳面試,而且要帶她自己做的點心。
三順看見他的名字以及餐廳後有些懷疑,
但是又有些高興,畢竟這是一份從天上掉下來的工作……

之後三順便帶著自己的小點心蛋糕等去面試。
玄真賢先是拿三順的履歷表問了一些問題,
三順這時在心裡暗自想道:
『肯定不記得我了。要是記得我了,一定不會不聞不問,千萬不能讓他想起來。』
『但是有點奇怪,聽到我名字竟然不笑。』

這邊,跳出來說明一下。
「金三順」這個名字在韓國聽說是非常非常非常俗的,
而且隱含有「傻瓜」的意思。
所以三順才不喜歡自己的名字老想著要改名
(也對,要是我名字被叫罔市,我的人生目標之一也是要改名XD)
以上是韓語達人的解釋。

好了,繼續面試吧。老闆看完履歷表後接著就是其它人的審核。
面試人員除了那個年紀看起來比她小的社長玄真賢之外,
還有主廚李部長跟經理在享用三順的蛋糕。
玄真賢吃了一口巧克力蛋糕,表情看不出滿不滿意,耐人尋味;
經理跟主廚吃了幾口後彼此交換一個滿意眼神。
接著兩人輪著問了幾個問題,主廚問三順帶來的盒子很特別是自己做的嗎?
三順回答是的。

『自己做的蛋糕要放在自己做的盒子裡,這是我的原則。』
這句話一說出口,其它三人都頗為好奇,主廚問為什麼,
三順接著說:
『巧克力蛋糕包含著一個人的人生,“阿甘正傳”這電影看過嗎?如果看過的話,主角的媽媽曾經說過,人生就像巧克力盒,你會蓋什麼樣的房子,誰也不知道。』
(同時間,真賢已經被三順所說的這段吸引,認真傾聽起來)
三順對著旁邊的真賢問:『記不起來嗎?』
『我沒看過。』一貫冷冷淡淡的回應。
『有時間看看吧。』她點點頭,繼續說:『我成為蛋糕師是個很偶然的機會。經過一家破書店,隨便拿了一本書,沒想到那書是關於法國餅乾的書,如果那書是關於養鵝的書的話,我現在可能就是一個養鵝專業戶了。』
經理與主廚聽到三順的回答都笑了開來,
只有真賢一個人沒有什麼大反應。(不過臉上掛著若有似無的笑)

經理問三順:『那麼到現在為止,自己做的巧克力蛋糕都好吃嗎?』
三順不好意思的笑笑:
不是,有好的也有不好的,要是做壞了,不也是沒辦法嘛。那盒子是我的,那些蛋糕不都得我吃嗎?只是什麼時候吃哪個的問題。但是現在應該和以前不同了,小的時候,沒有什麼怕的,有什麼吃的就往嘴裡塞。但是現在,考慮的多了,也就會挑選著吃,因為縣在知道了,有的蛋糕中會有苦味。要是問我有什麼要求,我希望我做的巧克力蛋糕中,不再有苦味,因為我在這三十年間,把苦味都吃沒了。就是那個。』
(這邊,從頭到尾真賢都聽得很認真,嘴邊也隱隱約約掛著淡笑)
經理與主廚都十分滿意,
真賢也錄用三順,開始告訴她工作時間跟注意事項。
但是,三順突然跟他提起他有個條件。

於是兩人到辦公室洽談條件內容,
她對真賢說,不要叫她三順,在餐廳裡她要用「金熙真」這個名字。
真賢一聽就說為什麼要那樣做,
三順回答要是她叫社長為『三石』的話,這樣叫好聽嗎?
(三石的意思就跟三順一樣,差別在於這是男生用XD)
(另外YYCAF這邊翻譯有誤,應該是“三石”才對而非三順)
三石(對這邊我就改叫他三石了XD)無所謂的說
如果他今天叫玄三石那就這樣叫他也行(其實玄三石以中文來看還不錯欸)
總之兩人為了這件事僵持不下,
最後三石屈服了,他答應在員工面前用「金熙真」這個名字。

熙真這個名字有什麼秘密?

場景跳到飛機上,一名女子看著窗外,想著自己終於回到韓國來。
身邊剛好坐的也是一位韓國女子,兩人聊得十分開心。
年紀比較大的女人對著那個貌美的年輕女子說:
『驗水質的時候,你知道怎麼測試水的透明度嗎?把裝有油的測試劑放進水裡,測試劑沉到水底,看不清時的深度,聽說是那麼測試的。這世上,透明度最高的湖大概有多深,知道嗎?』
『有多深?』年輕女子問。
『是個在日本的摩周湖,41.6米。第二是俄羅斯的貝加爾湖,40.5米。但是,人心的透明度是怎麼也測不到的……』成熟女人對著快喝完的酒杯,有些落寞的說。
『雖說那也是可以預料的……』她喝了一口酒,『現在為止是離婚女的經歷。但是妳在美國的三年都做什麼?』
年輕女子笑一笑,沒有多說什麼。

我們看向剛領進門做事三順吧!
三石在大廳前向眾人介紹三順,差點要把她的本名講出來…XD
三順看著眾人的熱烈歡迎,在心底os:
『可愛的小弟弟,姐姐來啦!姐姐啊,小十歲以內的都可以接受。』
(媽呀,一整個XD到不行)
接著三順就跟眾人自我介紹了,講到自己名字是「金熙真」的時候,
三石還在旁邊偷笑一秒。

不過當然有也是有人看不順眼的啦!
當場就給三順難看,問她幾歲。
使得三順一整個不爽,心底又os宣言:
『你們都死定了。』

本集完。(寫完不支倒地...Orz)


    全站熱搜

    rayf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