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雷是許可的,但放雷卻沒標明就是不道德的
所以以下有第一部的小說雷、第一季影集雷、還有第二、第三部的小說雷!第四部不會有的,請放心。(但回應裡有第四部的雷...=v=)
這一兩個禮拜我拼命趕進度之下終於追到第四部完,預計下一步是英文版第五部
我想等到明年第二季播出,英文版第五部應該都還看不到一半吧(爆)
另外我心中一直有個期盼,希望作者跟JK羅琳一樣勤勞,
馬汀爺爺,你看人家JK媽媽多麼勤奮的在寫書,一年就是一集
反觀是馬汀,他第四部跟第五部間隔了六年啊!
(虧他在第四部的後序說隔年就會出第五部....當場見證他開芭樂票!)
作者已高齡六十二歲,我強烈期盼在他有生之年能把冰與火之歌寫完……

話說這部真的嚴重打擊我既有的偏好、道德觀、以及審美觀。
我討厭老牛吃嫩草,但是獵狗x淑女我真的有被擊中(更不用說其他千千萬萬個大叔蘿莉控XD)
我討厭殺害小孩的大人,但是詹姆真的讓我沒辦法討厭,甚至開始喜歡起來
我還討厭亂倫,可是我完全不介意瓊恩x艾莉亞(假如真的有的話,這完全是我的亂入XD)
原以為我對老人、胖子、侏儒應該無感,
但硬生生是讓我喜歡上好幾個老人、一個胖子、以及書中經歷最精采的侏儒

《冰與火之歌》裡有許多種愛情
丹妮莉絲與卓戈由原本的政治婚姻轉化成真心相待的愛情
勞勃對萊安娜執著而美好的初戀憧憬
艾德與凱特琳從相敬如賓到互相珍愛敬重的夫妻之情
以及瑟曦與詹姆逆天而為的亂倫之情
當然更不說其他數不盡的偷情、由各POV視角探察到的感情
馬丁對於「性」的描述十分大膽而直接,他認為這也是人性的一部份
所以他毫不避晦,甚至是赤裸裸揭露屬於維斯特洛的一段浮華世界

但很奇妙的,這樣如此直接了當的筆法
卻能同時將曖昧不清、若有似無的情愫掌握的恰如其份
比起那些明白而清晰的愛情,往往是這種議論空間很大的互動才令我趨之若鶩
我如同被玩弄下巴的貓咪,被馬丁時不時的搔弄著、逗弄著,卻又淺嘗即止,沒辦法滿足
於是本書截至第四部為止,已經出現了3組這種討論空間無限大的CP
有愛在患難萌芽時的少年少女純純之戀(詹德利/艾莉亞)
有野獸保護美女的階級之戀(獵狗/珊莎)
還有詹姆X布琳的騎士之戀(雖然我不介意詹姆跟他姐姐亂倫,但是瑟曦明擺就是一個很糟糕的對象,換個人吧!)
當然對這些角色來說,並不能只用「愛情」兩個字可以這麼簡單一言以蔽之
拿獵狗來說好了,我覺得珊莎在他心中是人性善與美的象徵,他想接近卻又自慚形穢;
在逼迫珊莎面對他的同時,其實最不能面對他的就是自己。
至於詹姆與布琳也不應該是「愛情」兩個字就可以概括解釋的
我覺得詹姆在布琳身上看到他希冀甚至希望擁有的榮譽心
但因為「弒君者」者的稱號,讓他一輩子都活在伊里斯二世的陰影下,他的誓言在旁人看來如放屁那樣。
可他在布琳身上看到那樣純粹乾淨而美好的堅持,她的騎士情操就像那顆璀璨無比的藍寶石一般閃亮耀眼
他進而欣賞她、尊重她、進而想要保護她(的騎士精神)
這也不是用愛情兩個字解釋就可以一筆帶過的,甚至說詹姆根本沒喜歡布琳也講的通
但是...........Who care?XD 好吧,應該是I don't care!
馬丁應該也很喜歡讀者為了他筆下產生的人物而有眾家之言、各方解讀吧?
所以我決定給他放膽的「歪」下去了!YY對我來說才是看書的樂趣之一XD

開篇首先要講的是詹德利與艾莉亞這對,最輕鬆最沒負擔的一對CP
詹德利x艾莉亞

艾莉亞的身家背景我想前幾篇文章已經寫的非常清楚了,
奈德還在世的時候是史塔克家族的次女,是御前首相的女兒,其身分血統之高貴不在話下
雖然她的行為舉止跟她的身份有相當大的反差XD

然而詹德利呢?
他首次出現是在第一部《權利遊戲》ch27奈德的POV
原文摘錄:
武器師傅把一個年齡大約與羅柏相若,兩臂和胸膛都是結實肌肉的高大男孩叫過來。「這就是史塔克大人,國王新任的首相。」男孩一邊聽他說,一邊以他那雙陰沉的藍眼睛打量奈德,並用手指把汗水浸濕的頭髮往後撥。他的頭髮又粗又厚,亂成一團,如墨水般漆黑。他下巴剛長出點黑鬍渣。「這是詹德利,以他這年紀算得強壯,幹起活來也挺勤快。小子,讓首相大人瞧瞧你打的那頂頭盔罷。」男孩有些害羞地領他們走到他休息的長凳,將一頂狀如牛頭,還有兩隻弧形牛角的頭盔拿給奈德看。

從這邊可以知道這少年的名字叫詹德利
他的外表與年紀,是個十四歲左右的少年,但是身體很強壯
然後順便側面知道他跟艾莉亞大概差五歲
喔~差五歲剛剛好欸!XD
而且詹德利第一次跟岳父見面就害羞欸!(大誤)


接著下來:
  奈德拿來反覆把玩,這頭盔是粗鋼製成,未經雕琢,但造型卻是行家裡手。「做得很好,不知你可否願意賣給我?」
  男孩一把從他手中搶過頭盔。「這不是拿來賣的。」
  托布.莫特一臉驚恐。「小子,這可是首相大人哪,大人他看得上眼,你還不快送給他,他光開口問已經很給你面子了。」
  「我做了給自己戴的。」男孩倔強地說。


從這邊又可以看出詹德利幾個特點:
其一,這個叫詹德利的少年擁有很好的鐵匠的技藝,
而且他不畏惡勢力,很固執又倔強,就像一頭牛一樣
覺得認為對的事就一頭栽進去,不肯妥協也不會屈服,哪怕對方權冠一時也一樣


在這章節透露出一個最重要的點:
  「講話當心點,」師傅說,「你是在和國王的首相大人說話。」男孩低下頭。「這孩子聰明,偏偏就是拗。瞧這頭盔……別人罵他牛脾氣,他就打頂牛頭盔來氣他們。」
  奈德摸摸男孩的頭,輕搓著他粗黑的頭髮。「詹德利,看著我。」小學徒抬起頭,奈德仔細審視著他下巴的輪廓,還有那對冷若冰霜的藍眼睛。是了,他心想,我知道了。「去幹活罷,小伙子。抱歉打擾你。」他隨武器師傅走回屋裡。


這裡又再次重申強調一次詹德利執拗的牛脾氣
(居然就這樣故意打一個牛頭盔也太可愛了吧!XD)
而奈德也在從這男孩的臉上發現到一件事──詹德利是勞勃拜拉席恩的私生子!
也就是說其實詹德利血統也頗為高貴
只是在冰與火的時代背景設定裡,私生子沒有繼承權,待遇等同於一般平民;
而貴族們也可以對他們的這些私生子女不聞不問,
在這個時代是被允許的,並且視之為正常的……
所以說那個把私生子領回家養的奈德有多不正常現在知道了吧!

第一部《權利遊戲》裡詹德利雖然亮相,但並未與艾莉亞有任何對手戲。
好,到這邊又要感謝影集找了一個跟書中形象很搭的演員來詮釋
除了他的頭髮太短、看起來有超齡之外沒什麼其他缺點
(雖然影集所有年紀都已上修,但他看來還是太老成,大不止艾莉亞五歲XD)

不過……我覺得他長得好像Nadal XDDDDDDD
當場好感度躍升50%,印象分數從八十起跳XD

第一季影集裡有超前一點點進度,演到第二部《列王紛爭》的內容
(這邊用的是簡體版的主標,原文A Clash of the kings,手邊的繁體版小說只有小副標沒有第二部的主標)
天知道我當時還沒看到第二部小說,光是這幕相見就已經讓我high到不行


我本來以為他們的身高差會很恐怖,但遠景一看……也還好嘛


基本上整個演史塔克家族的小孩們都是超高標準了,不管是他們的身高還是他們的外貌XD
短髮的艾莉亞好可愛!!


然後故意由下往上拍,使得這個角度的詹德利看起來異常高大,讓人覺得他們兩個高度相差很多XD


然在影集ep10的這段劇情裡,原著《列王紛爭》ch1裡是這樣描述的:
「你們不要欺負他。」這時有個一頭黑色捲髮,騎在後面的男孩發話了。羅米給他起了個綽號叫「大牛」,因為他成天擦拭一個牛角頭盔,卻從來不戴。不過羅米可不敢惹大牛,因為他不僅年紀較長,生得又特別結實,有著寬厚的胸膛寬厚和強壯的手臂。
……
這時大牛喊道:「小心後面!」艾莉亞連忙轉身,熱派已經站了起來,手中握著一顆銳利的大石頭。
……
綠手羅米根本沒事,但他卻躲著艾莉亞,躲得遠遠的。「每次你一看他啊,他就全身發抖喔。」大牛告訴她。她走在他的驢子旁邊,聽了沒吭聲,看來還是別跟人說話比較安全。


在第二部第一章裡並沒有明白描述那位「大牛」就是詹德利
但是聰明的讀者應該會抓關鍵字「黑色捲髮」、「身體強壯」、「有牛角頭盔」
能一次hit這三個條件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詹德利
電視劇是直接拍出來了,沒什麼懸念在,
而且還讓詹德利很帥氣的英雄救美(?)講了很多原著沒有的台詞
雖然影集版的詹德利很帥氣;但原著的詹德利有股微妙的……天.然!
這也就是為什麼我看小說完全入迷的原因XD
請繼續看後面出現的描述,讓我來證明這一切吧!


第二部ch5裡:
艾莉亞發現路邊有個小土堆,專用來埋葬小孩,這是他們上路以來見到的第一座墳墓。軟泥堆上放了一顆水晶,羅米本想據為己有,但大牛要他別打攪死人。

我覺得在很多地方很多描述裡都可以看出詹德利本性善良的一面
當然,他身處的環境也不必勾心鬥角,自然也不必懷著心機算計別人


然從本章節開始,詹德利與艾莉亞的對手戲就大量描繪起來:
  「要不要來練習打架?」她問大牛。她實在想找個什麼來出氣。
  他嚇了一跳,朝她眨眨眼。幾撮濃密的黑髮滑下,遮住他深邃的藍眼睛,剛從澡堂出來,頭髮還是濕的。「我會傷到你的。」
  「不可能。」
  「你不知道我力氣有多大。」
  「你不知道我動作有多快。」
  「阿利,這是你自找的喔。」他抽出普雷德的長劍,「這把劍雖是粗鋼打造,卻是真劍喔。」
  艾莉亞抽出縫衣針,「這把劍是好鋼打的,比你的還真。」
  大牛搖搖頭,「如果我砍到你,你能保證不哭嗎?」
  「你答應不哭我就答應。」
她身子一側,擺出水舞者的姿勢,但大牛沒動,只朝她背後看。「怎麼了?」
  「金袍子來了。」他面色一凜。
……
  止如水,她拉著大牛的手,躲到一叢高大的開花樹籬後。
  「怎麼了?」他問,「你幹嘛啊?放開我!」
  「靜如影。」她小聲說,一邊拉他蹲下。
……
  「我們幹嘛躲起來?」大牛小聲問。
  「他們要抓的人就是我。」艾莉亞小聲告訴他。他的耳朵裡都是肥皂的味道。「你不要吵。」
  「老頭,要他的人是當今太后,不干你的事。」軍官邊說邊從腰間抽出緞帶,「看,這是太后陛下的御印和授權狀。」
  籬笆後,大牛難以置信地搖著頭。「阿利,太后抓你做什麼?」
  她打了他肩膀一下,「你安靜啦!」

……
  他(尤倫)劍柄在前交給男孩,然後朝艾莉亞走來,但他說話的對象卻是大牛。「小鬼,看來太后想要你咧。」
  艾莉亞糊塗了,「她抓他做什麼?」
  大牛眉頭一皺,「那她抓你幹嘛?你只是只陰溝鼠!」
  「哼,你也不過是個私生子啊!」難道他是假裝私生子?「你本名叫什麼?」
  「詹德利。」他的口氣不太確定。


如果詹德利本身沒有秘密、瑟曦也不抓他的話
這個角色會像跑龍套一樣,像羅米跟熱派跟他們年紀相仿的小孩,在艾莉亞的生命裡擦肩而過
因為詹德利這個角色本身的設定就有點不太一樣
所以會給人感覺不止只有這些發展而已。
再來他們躲起來的時候好有愛喔(掩面)
我腦中的形象完全是影集那位可愛的小蘿莉跟型男Nadal的對戲XD
尤其艾莉亞拉著詹德利的手躲起那幕,詹德利沒事幹麼叫人家放手啊?
不想被拉著不會自己把手掙脫開來就好
只出一張嘴光說不練的,這不是傳說中的欲迎還拒嗎!?XDDDDD
然後詹德利那句「阿利,太后抓你做什麼?」真的太呆了,完全就是我的菜XD


在書中第二部ch9部分描述中:
  自從知道太后要大牛的腦袋之後,羅米這群孤兒便把他當特殊人物看待,他一點也不喜歡。「我沒招惹什麼太后!」他生氣地說,「我從來就只管做好分內的活,吹風爐、打鐵、搬東西、作雜務,我想當個武器匠,可有天莫特師父要我加入守夜人,我知道的就這麼多。」說完他就擦頭盔去了。他那頂頭盔的確漂亮,渾圓有致,面罩上留有眼縫,此外還有兩大根金屬牛角。艾莉亞瞧他拿著油布仔細擦拭,擦得崢亮無比,映照出熊熊營火。但他從不把頭盔戴上。
  「我敢跟你賭,他一定是那個叛徒的私生子。」有天晚上,羅米小聲說,故意不讓詹德利聽見。「他是那個狼大人——在貝勒大聖堂被砍頭的傢伙——的種。」
  「他才不是!」艾莉亞駁道。我爸只有一個私生子,那就是瓊恩。


對啦對啦,詹德利是私生子沒錯,但不是奈德而是勞勃的。
在這邊有個很重要的一點,
打從第一部到第二部這邊為止,詹德利的理想都是想要做個武器鐵匠而已
以身為平民的他來說,這已經是人生當中最高的位階了
所以我常覺得他打了一堆武器只是等待有緣人使用他,把他打造的兵器發揮的淋漓盡致

一樣是ch9出現這段話的時候:
  「我們要不要跟著去?」眼看尤倫等人進去了好長一段時間,艾莉亞忍不住問詹德利。
  「尤倫叫我們等。」詹德利的聲音顯得空洞,艾莉亞轉過頭,發現他已經戴上了那頂閃亮的精鋼牛角盔。


這邊大概窺見此時詹德利的心中,那顆當騎士的種子已經悄悄生根發芽了。
艾莉亞並不是激起他想當騎士的念頭
但無可否認的也許是間接的推手


在第二部ch14章裡,尤倫的守夜人隊伍遭到蘭尼斯特軍隊的攻擊,
於是他讓艾莉亞與詹德利先行脫逃,艾莉亞則盡力的拯救她同行的夥伴
甚至還救了一個村莊裡的小女孩:
  熱派跑出穀倉,「阿利,快點!羅米已經走了!她要是不來就別管她!」
  艾莉亞聽了反而更倔強、更用力地拖起哭哭啼啼的小女孩。熱派丟下她倆,轉身倉促地跑進去……可詹德利回頭來救她們。火光在他打磨的頭盔上閃閃發亮,那對牛角簡直像在散發橙芒。他跑過來,一把抱起女孩,扛在肩上。「快跑!」


從這段可以看出詹德利其實很有傳統騎士精神鋤強扶弱的本性在
不過這邊我有興趣的是他回來救艾莉亞的動機在哪裡XD
這是書裡第一次寫到詹德利保護(勉勉強強應該算吧)艾莉亞的劇情


之後ch19是第二部當中我看的最high的一章XDDDD
因為艾莉亞的女兒身早就被有點天然呆的笨大牛看穿了:
  「沒用就是沒用。」詹德利倔強地重複,「她和熱派和羅米,都只會拖慢我們的速度,最後害我們送命。這幫人裡面,你是唯一有用的,雖然你是女生。
  艾莉亞整個人僵在原地。「我不是女生!」
  「你本來就是,你以為我跟他們一樣笨嗎?」
  「不,你比他們更笨。守夜人不收女生,這事誰都知道。」
  「你說的不錯。我不知道尤倫為什麼收你,可他一定有他的理由。總而言之,你是女生。」
  「我才不是!」
  「那你把雞雞掏出來撒尿啊,快點!
  「我又不用撒尿,我想尿才尿。」
  「你騙人,掏不出雞雞,因為你根本就沒有。以前人多時我沒注意,到現在才發現你每次都到林子裡撒尿。熱派可沒這樣吧?我也不會,如果你不是女生,那你一定是太監。」
  「你才是太監!」
  「你明知我不是。」詹德利微笑,「要我把雞雞掏出來證明嗎?我可沒什麼好隱瞞的。」

  「才怪!」艾莉亞急著避開這個雞雞的話題,脫口便說,「當初我們在旅館,那些金袍子來抓你,你卻沒說為什麼!」
  「我要是知道就好了。我覺得尤倫知道,但他不告訴我。你呢?你為什麼認為他們抓的是你?」
  艾莉亞咬緊嘴唇,想起尤倫割掉她頭髮那天所說的話:這群人有一半連想都不想就會把你交給太后,以換來特赦和幾個銅板。另外一半也會這麼做,可他們會先操你幾次再說。只有詹德利不一樣,因為太后也在抓他。「如果你肯告訴我,我也就跟你說。」她小心翼翼地開口。
  「我若是知道為什麼,一定跟你說!阿利……你真的叫阿利嗎?你有女生的名字嗎?」
  艾莉亞瞪著腳邊蜷曲的樹根,知道自己無法再隱瞞。詹德利猜出了真相,而她褲襠裡也的確沒東西。她要麼當場拔出縫衣針殺了他,要麼信任他。就算真的動手,她還不確定是否殺得了她,因為他不但有劍,更比她強壯許多。所以唯一的選擇是說出實情。「不許告訴羅米和熱派。」她道。
  「不會,」他發誓,「他們不會從我這裡知道。」
  「艾莉亞,」她抬頭看著他的眼睛,「我是史塔克家族的艾莉亞。」
  「史……」他頓了一會兒,「國王的首相就姓史塔克,就是被殺的那個叛徒。」
  「他才不是叛徒。他是我父親。」
  詹德利眼睛睜得老大,「所以你以為……」
  她點點頭,「尤倫本來要帶我回臨冬城。」
  「我……那你就是好人家的……淑女了……
  艾莉亞低頭看看自己,一身破爛衣裳,光溜溜的腳丫,破皮滿繭。她看到趾甲縫裡的泥巴,看到手肘上的傷疤。這副模樣,我敢說茉丹修女一定認不出來。珊莎說不定行,但她會假裝不認識。「我母親是淑女,我姐姐也是,但我從來都不是。」
  「怎麼不是?你是大貴族的女兒,住在城堡裡,對不對?而且你……老天,我不……」詹德利突然猶豫起來,似乎有些害怕。「剛才說那些雞雞什麼的,不是我的本意。我還在你面前撒尿和……我……請您原諒我,小姐。」
  「夠了!」艾莉亞生氣地大喊。他這是尋她開心?

  「小姐,我也是懂禮儀的人。」詹德利道,倔強一如往常,「每次好人家的女孩跟著父親上我們店來,師父就吩咐我單膝跪下,直等她們跟我說話才能開口,並且一定要稱呼她們為『我的小姐』。」
  「你若是改口叫我小姐,連熱派都能發現!還有,你最好還是跟以前一樣撒尿。」
  「就照小姐吩咐。」
  艾莉亞兩手錘打他的胸膛,他被一顆石頭絆了一跤,噗通一聲坐倒在地。「你這算哪門子的老爺千金啊?」他笑著說。
  「就是這種!」她踢他側身,他卻笑得更厲害。「你愛笑就笑個夠,我去看看村裡有什麼人。」
太陽已經沒入樹叢,黃昏很快便會降臨。


這段實在太有愛了(掩面)害得我不知道要怎麼節錄才好
有鑒此章節是他們兩個在第二部裡互動最親密的一章,所以乾脆都不刪了XD
從這章可以看出來如果先前詹德利是懷疑,等到他跟艾莉亞攤牌的時候就是肯定了
也因為知道艾莉亞是貴族小姐之後,這趟涉險之旅詹德利才不願讓她參加,想獨自被抓……
但是……牛牽到北京還是一頭笨牛
詹德利被抓住之後蘭尼斯特的軍隊怎麼可能不會在週圍附近搜索,看看有沒有同黨蟄伏其中呢
所以很不幸的艾莉亞就在這樣走走逃逃之中再度落入敵營之手。

接下來兩人在赫倫堡裡被分派到不一樣的工作職務,根本沒機會碰面
一直到ch38艾莉亞奉命到鐵匠那邊找人時才再次與詹德利相遇
再度碰面的他們詹德利居然把人拉到旁邊說話:
  她斜眼瞥見詹德利,他裸露的胸膛因汗水而顯得光亮平滑,濃密黑髮下的藍眼睛仍有記憶中的固執。都是因為他,他們才全部被抓,艾莉亞不確定自己是否還想跟他說話。「哪位是盧坎?」她將紙遞出去。「我要為萊昂諾爵士取一把新劍。」
  「先別管萊昂諾爵士。」詹德利拽著她的手,拉到一旁。「昨晚熱派問我來著,他說當初咱們在莊園牆上並肩作戰時,你是不是喊了『臨冬城萬歲』?」
  「我沒有喊!」
  「可你的確喊過。我也聽見的。」
  「當時每個人都在叫喊,」艾莉亞防禦性地說,「熱派還拚命喊『熱派』呢!至少喊了一百次。」
  「重要的是你喊了什麼。反正我告訴熱派,要他把耳垢清乾淨,你明明喊的是『下地獄!』如果他問起你,記得不要說錯話。
  「好吧。」她說,儘管她覺得『下地獄』喊起來實在很笨,但她不敢向熱派透露自己的真實身份。


千叮嚀萬交代不准人家洩露她的身份,結果對方反過頭來囑咐她要套好招……
詹德利也是有心思縝密的一面啊!
其實看到現在,我覺得詹德利真的是用他的方式在保護艾莉亞
當然我們不否認這有點天性始然的責任感存在,本身詹德利就是一個很有正義感的孩子
否則他也不會在第一次守夜人撤退的時候從大火之中又跑回來救艾莉亞
那時候他根本還沒察覺艾莉亞是女生呢!


Ch47的時候再度透過艾莉亞的眼睛看詹德利:
  經過鐵匠房時,艾莉亞聽見錘子不斷鏗鏘。高高的窗戶,映著暗橙色的火光。她爬上屋頂偷偷往下看,只見詹德利正在打造胸甲,他幹活很專心,似乎全世界只剩下金屬、風箱和爐火,而鐵錘成了手臂的一部分。她看著他胸肌的運動,傾聽他用鋼鐵製造的音樂。他好強壯,她心想。當他拿起長柄鉗子,將胸甲夾起浸入回火的水槽時,艾莉亞「哧溜」一聲翻下窗口,跳到他身旁的地面。
  他看來並不驚訝,「小妹妹,該上床睡覺啦。」
……
  「算了吧,你放不了他們,就像你救不了羅米。」詹德利用鉗子翻動胸甲,仔細檢查。「就算真能逃,我們去哪裡?」
  「去臨冬城啊,」她立即答道。「我會告訴母親你是怎麼幫我的,你可以留在——」
  「我會獲得小姐您的青睞?從此為您的坐騎鑲蹄鐵,為您尊貴的兄弟們鑄劍?」

  有時候他就是會惹人生氣。「你別這樣笨啦!」
  「一樣是流汗出力,我憑什麼賭上雙腳,拿臨冬城跟赫倫堡交換?(中略……)這些東西,不管你為誰效力都不變。
……
  「我是個鐵匠學徒,有朝一日說不定能成為武器師傅……只要我別幹些逃跑的蠢事,然後為此失去雙腳甚至丟掉小命的話。」他背過身去,再度舉起錘子敲打。艾莉亞無助地握手成拳。「下次你做頭盔,把牛角改成騾耳朵!」再不快跑,她就會忍不住要揍他了。就算我揍他,這笨蛋也沒感覺啦!


從這章開始,詹德利對於艾莉亞尊貴的身份有了一絲絲嘲弄
因為這完全點出了他們的差距;
如詹德利所說,他只是個鐵匠師傅,所以不管人在蘭尼斯特的凱岩城或赫倫堡、史塔克的臨冬城、甚至是徒利的奔流城
對他來說只是換個地方打鐵、換個效勞對象罷了,他的身份不因服膺的人物不同而有所改變;
但是艾莉亞不一樣,她是史塔克家的千金小姐,
對艾莉亞來說,她的家只有一個,她的大小姐身份也只存在在那裡──北境臨冬城
也許她為了躲避追捕暫時喬裝侍酒女僕、或者流浪的平民,但這只是暫時不是一輩子的
不像詹德利,他是永遠平民;而艾莉亞是一時的平民、永遠的貴族
這是他們差異最大的地方,也間接點出兩個人的身家差距

第二部的最後艾莉亞再度找上詹德利,那努力說服他逃離赫倫堡,
連哄帶騙的把人騙出堡來,再度踏上前往奔流城的流浪之旅……
這邊最奇妙的就是詹德利真的被艾莉亞說服了吧XDDD
他是下意識想相信艾莉亞謊言是嗎

然後第三部裡,在馬丁透露的蛛絲馬跡裡確定,詹德利應該是情竇初開了XD
而讓他動心的對象正是還在小女孩階段、不識情愁滋味、對愛情最不屑一顧的艾莉亞

先來看看第三部ch3的描述:
  向熱派隱瞞真相,她心裡挺不舒服,但這是沒辦法的事,她無法信任他。詹德利是知道的,但他情況不同。詹德利有自己的秘密,雖然這秘密究竟是什麼,連他自己也很迷惑。
……
  「不行!」艾莉亞和詹德利異口同聲地喊,熱派嚇得縮了回去。艾莉亞斜眼瞟瞟詹德利。他和我異口同聲,像瓊恩以前那樣。她想起在臨冬城的歲月,在眾兄弟之中她最思念的無疑是瓊恩•雪諾。


艾莉亞也許是思鄉情切了,這個異口同聲裡讓她意外想起思念的哥哥
啊,這讓我不得不往下推測說艾莉亞該不會有戀兄情節之類的吧??XD
那這樣大她五歲的詹德利真的很適合她欸(噗)


第三部ch13中再度寫到詹德利暗示性的保護:
  「孩子,」歌手說,「把劍放下,我們帶你去安全的地方,還給你吃東西。這一帶不僅有狼,有獅子,還有更可怕的東西喲,小女孩可不應該獨自遊蕩。」
  「她並非獨自一人。」詹德利騎馬衝出農舍牆壁,熱派跟在後面,牽了她的馬。詹德利身著鏈甲衫,長劍在手,雄赳赳氣昂昂,看上去幾乎就是個成年壯漢。熱派看上去還是熱派。「照她說的做,別來惹我們,」詹德利警告。
……
  大個子咧嘴一笑。「拿劍的乳鴿,」他道,「稀奇,真稀奇。」
  「我叫大牛,」詹德利邊說邊擋到艾莉亞前面。
……
  「得留一個人看馬,」她警惕地說。
  這話被湯姆聽到了,「沒必要吧,乳鴿,快進來吃東西,它們沒事的。」
  「我留下,」詹德利道,毫不理會歌手。「你們吃完再來替我。」
……
  「停下,你這小笨蛋,」他邊喊邊晃她,「快停下!」詹德利要過來幫她,但七弦湯姆掏出匕首擋在前面。

我只能說,詹德利比他那個勞勃老爸還可靠太多了(毆)
還有那句「熱派還是熱派」讓我笑翻了XDDDDDDDDDDDD
看看這短短一章,詹德利替艾莉亞出來站台幾次!
真是個令人有安全感的孩子啊~~可惜的是,艾莉亞並沒有把他當成朋友看待
怎麼知道呢?請看接下來的ch17


第三部ch17,艾莉亞發現自己又被當成俘虜之後想逃跑:
  俘虜。艾莉亞深吸一口氣,以穩定心緒。止如水。她瞥瞥騎馬的土匪們,默然調轉坐騎。迅如蛇。她一邊想,一邊用腳後跟猛踢馬腹,從綠鬍子和幸運傑克中間飛奔而去。詹德利的母馬從面前一閃而過,她看到男孩臉上震驚的表情,隨後便置身於曠野之中狂奔。

艾莉亞要撇下大牛自己逃走欸!!怎麼可以這麼不講義氣啦!
好歹詹德利也是她從赫倫堡裡半哄半騙一起逃出來的
最後卻是想丟下他自己一走了之呢?!
這邊我雖然可以理解,艾莉亞已經受夠了被俘,她只想到奔流城、只想在家人的身邊
沒有什麼比家人更.重.要!想到這層,來自史塔克家的凝聚力
這是我喜歡史塔克家的特點之一,我也就不忍苛責她了……
只能說詹德利以後會很辛苦,如果他繼續暗戀艾莉亞的話XD

整個第三部裡有三大章節把詹德利情竇初開的迷惘刻畫的最為明顯
再加上作者加持暗示,他想賴也賴不掉XDDD
在那之前,詹德利已經看到許多各種不同面貌的艾莉亞,
他看過流浪孤兒癩痢頭阿利、看過廚房打雜黃鼠狼、
看過侍酒娜娜、也看過最後和他們再次脫逃依舊勇敢的乳鴿
唯獨那位前首相之女艾德史塔克的女兒,艾莉亞史塔克他沒有看過
第一次看到,果然震撼非常

請看詹德利第一次心動的橋段是出現在第三部ch22:
  等艾莉亞洗過澡、梳過頭並且穿好衣服的時候,晚餐已在大廳裡備妥了。詹德利先是看了一眼,然後放聲大笑,笑得連紅酒都從自己的鼻孔裡噴了出來,直到哈爾溫在他耳朵旁重重了一下。
(原文:Supper was being served in the hall by the time Arya was all washed and combed and dressed. Gendry took one look and laughed so hard that wine came out his nose, until Harwin gave him a thwack alongside his ear.)


看到貴族淑女版的艾莉亞出現後,詹德利果然不負眾望,反應非常激烈
弄得旁人看不下去要給他一巴掌叫他節制一點XDDD
這也難怪他激動成這樣啦,之前艾莉亞雖然主動坦承說自己來自史塔克是貴族之家
但從她一路上的行為舉動上來看實在不怎麼像貴族淑女
難怪詹德利除了第一次捉弄似的叫她「M’ Lady」,
之後即便只有兩個人在場的時候他也是只喊她「小妹妹」

經典的三大章節我全部依照原著的排版方式呈現
以茲佐證不是我單純懷疑詹德利的初戀情事,是連作者大人都放線索出來了,教人怎麼不亂入呢XD
第三部ch22接下來才是重頭戲:
  「艾莉亞?」詹德利跟在她後面出來,「史摩伍德夫人說這裡有個打鐵鋪,要不要一起去看看嗎?」
  「如果你要去的話。」反正沒別的事可做。
(中略)……
  「莫特師傅說是我打自己第一把長劍的時候了。他給了我一塊上好的鋼材,我知道該怎麼做。尤倫卻在這時候把我帶走,帶去當守夜人。」
  「如果你願意,仍然可以鑄劍呀,」艾莉亞道,「等我們到達奔流城,你就可以為我哥哥羅柏鑄劍了。」
  「奔流城。」詹德利放下錘子,望著她,「你看起來不一樣了,你像個體面的小淑女。」
  「我看起來像棵橡樹吧,還有一身愚蠢的橡果。」
  「但漂亮,很漂亮,你是一棵漂亮的橡樹,」他走上前嗅嗅她,「你甚至換了味道,聞起來好香。」
  「你卻不是。你臭死了。」艾莉亞將他朝砧板推去,然後拔腿就跑,不料胳膊卻被一把拽住。她踢他胯下,並把他絆倒,然而詹德利將她一起拽翻,兩人在鐵匠鋪的地板上打鬧翻滾。詹德利強壯,艾莉亞靈活,每次男孩想抓她,都被她扭動掙脫。她使勁打他,他卻哈哈大笑,把她氣壞了。最終,詹德利用一隻手擒住她兩個手腕,另一隻手撓她癢癢,艾莉亞便順勢拿膝蓋頂他胯下,再次掙脫。等她站起來,發現兩人混身灰塵,而那笨乎乎的橡果裙有只袖子撕裂了。
  「我打賭,現在我看上去不那麼高雅了,」她喊道。
(原文摘錄:“You can still make swords if you want.” said Arya. “You can make them for my brother Robb when we get to Riverrun.”
  “Riverrun. ” Gendry put the hammer down and looked at her. “You look different now. Like a proper little girl. ”
  “I look like an oak tree, with all these stupid acorns ”
  “Nice, though. A nice oak tree. ” He stepped closer, and sniffed at her. “You even smell nice for a change. ”
  “You don’t. You stink. ” Arya shoved him back against the anvil and made to run, but Gendry caught her arm. She stuck a foot between his legs and tripped him, but he yanked her down with him, and they rolled across the floor of the smithy. He was very strong, but she was quicker. Every time he tried to hold her still she wriggled free and punched him. Gendry only laughed at the blows, which made her mad. He finally caught both her wrists in one hand and started to tickle her with the other, so Arya slammed her knee between his legs, and wrenched free. Both of them were covered in dirt, and one sleeve was tom. on her stupid acorn dress. “I bet I don’t look so nice now.” she shouted.)


由本段看出詹德利明明覺得人家很漂亮嘛
前面笑得這麼誇張,好像艾莉亞是小丑裝扮那樣逗趣滑稽的大笑是怎樣?
要用笑聲掩蓋內心深處的驚豔跟不好意思嗎?!
原文中那句稱讚“Nice, though. A nice oak tree. ” He stepped closer, and sniffed at her. “You even smell nice for a change. ”
應該可以說是詹德利對艾莉亞絕無僅有的一句讚揚了吧(間接告白?XDDDD)
以《冰與火之歌》的標準來看,那句可以被列為兒童版的情話
(噗,只是幼幼班而已,所以看看這兩隻對愛情有多青澀生疏)
其中這個詞「Nice」我看到兩種翻譯,繁體版翻「漂亮」、簡體版翻「高雅」
兩個都通啦!我覺得高雅也很ok
反正詹德利終於看到艾莉亞身為貴族淑女的那一面
先前其實他們有很多次機會可以洗澡,但是艾莉亞怕自己的性別曝光
所以硬是不洗,每次都泡泡腳了事,我在想說不定詹德利都還比艾莉亞乾淨……
當艾莉亞主動攤牌她來自史塔克的時候,詹德利說不定還在懷疑她口中的真實性

然,本章節最重要的是兩人回來後,一位歌手正在高聲歌唱,
安排在這邊極具深意,而歌曲剛好分成上下兩段、男版女版:
  我的羽床柔軟深陷,
  我的愛人躺臥其間。
  我願給你穿上絲衣,
  我願為你戴上寶冠。
  你將成為我的愛妻,
  我將當上你的夫婿。
  我會用劍守護著你,
  令你永遠溫暖平安,
  My featherbed is deep and soft, and there I’ll lay you down,
  I’ll dress you all in yellow silk, and on your head a crown.
  For you shall be my lady love, and I shall be your lord.
  I’ll always keep you warm and safe, and guard you with my sword.

  樹仙子嫣然飄飄,
  樹仙子笑聲飛揚,
  旋開身軀朝他言語,
  我不需要羽毛之床。
  願穿一襲金葉長裙,
  願以青草束起長髮,
  願你當我的森林愛人,
  我是你的森林姑娘。
  And how she smiled and how she laughed, the maiden of the tree.
  She spun away and said to him, no featherbed for me.
  I’ll wear a gown of golden leaves, and bind my hair with grass,
  But you can be my forest love, and me your forest lass.


這邊與其說這是預言或是伏筆
倒不如說作者藉由歌手湯姆所吟唱之歌來看待詹德利與艾莉亞的兩小無猜
我覺得作者馬丁爺爺是透過這首歌直接點出詹德利的動心
(拜拉席恩總是會被史塔克的人煞到是怎樣XD)
但同時間也很殘酷的點出艾莉亞的性格並不甘願於一段甜美愛情所停留
我好傷心,一方面我期待自己所希望的能成真,
但另一方面透過文字分析解讀與馬丁寫作的套數來看
詹德利與艾莉亞這對多半無疾而終的機會還大點。
但……有文堪歪直須歪,莫待結局搥心肝
話說要把歌曲當做預言的話,是否可期待詹德利能壯大拜拉席恩呢?
喔喔,想多了不健康,還是等作者寫後續吧


既然馬丁爺爺自己在ch22章都寫這麼白了,
那ch29、ch43則可以說是直接挑明告訴讀者:
對,拜拉席恩又多了一個為史塔克神魂顛倒、魂縈夢牽的多情種。

第三部ch29描述,一行人到妓院投宿:
  「我打賭,這是一間妓院,」她低聲對詹德利說。
  「你根本不知道什麼叫妓院。」
  「我知道,」她堅持,「就是有許多女孩的客棧。」
  他又漲紅了臉。「那你在這兒幹嗎?」他問,「該死,貴族小姐不該來妓院,大家都知道。」
(中略)……
  「我媽為我取名貝拉(Bella),」女孩告訴詹德利,「以紀念那場戰役(Bells)。好啦,我打賭我可以敲響你的鐘,你想不想要啊?」
  「不想,」他生硬地說。
  「才怪,我打賭你想。」她一隻手順著他的胳膊滑過。「索羅斯和閃電大王的朋友我不收費。」
  「不想,我說了不想。」詹德利猛然起身,離開桌子,走進外面的夜色之中。
  
貝拉轉向艾莉亞,「他不喜歡女孩子?」
  艾莉亞聳聳肩。「他不過是笨啦,就喜歡打磨頭盔,用錘子敲劍。」
  「哦。」
貝拉將外衣拉回肩頭,找幸運傑克說話去了。
(中略)……
  不知不覺間,艾莉亞的杯子空了,她打起哈欠。詹德利還沒回來。
(中略)……
  一個老頭在她邊上坐下。「哎喲,這不是個美麗的小桃子嗎?」他的呼吸跟籠子裡的死人一樣臭,小小的豬眼睛上上下下打量她,「我可愛的蜜桃姑娘叫什麼名兒啊?」
  半晌間,她不知該怎麼偽裝。她不是什麼蜜桃姑娘,但在這裡,在這個臭烘烘的陌生醉漢面前,也不可以做艾莉亞•史塔克。「我是……」
  「她是我妹妹。」詹德利的手沉重地搭在老頭肩上,使勁捏了一把。「別碰她。」
  那人轉過來,想要爭執,看到詹德利的身材,又縮了回去。「她是你妹子,啊?那你算哪門子哥哥?我才不會把老妹帶來蜜桃客棧咧,嘿,決不會。」他從凳子上起立,咕噥著走開,去找別的伴。
  「你幹嘛這麼說?」艾莉亞跳下長凳,「你又不是我哥。」
  「沒錯,」他生氣地道,「我出生低賤,做不了大小姐的親戚。」
  艾莉亞被他的怒氣嚇了一跳。「我不是那個意思。」
  「你就是那個意思。」他一屁股坐到凳子上,捧起一杯酒。「走開。我想安安靜靜地喝酒,然後也許去找那個黑髮女孩,讓她敲響我的鐘。」
  「但是……」
  「我說了,走開。小姐。」
  艾莉亞立刻轉身把他留在那裡。一個愚蠢頑固的私生子男生,他不過如此。他愛敲多少鐘就敲多少,不關她事。
(原文摘錄吵架那段:“She’s my sister.” Gendry put a heavy hand on the old man’s shoulder, and squeezed. “Leave her be. ”
  The man turned, spoiling for a quarrel, but when he saw Gendry’s size he thought better of it. “Your sister, is she? What kind of brother are you? I’d never bring no sister of mine to the Peach, that I wouldn’t. ” He got up from the bench and moved off muttering, in search of a new friend.
  “Why did you say that? ” Arya hopped to her feet. “You’re not my brother. ”
  “That’s right.” he said angrily. “I’m too bloody lowborn to be kin to m’lady high. ”
  Arya was taken aback by the fury in his voice. “That’s not the way I meant it. ”
  “Yes it is. ” He sat down on the bench, cradling a cup of wine between his hands. “Go away. I want to drink this wine in peace. Then maybe I’ll go find that black-haired girl and ring her bell for her. ”
  “But . . . ”
  “I said, go away. M’lady. ”
  Arya whirled and left him there. A stupid bullheaded bastard boy, that’s all he is. He could ring all the bells he wanted, it was nothing to her.)


這段好有小情人互相鬧彆扭的感覺XDDD
不過這邊我想探討的是詹德利的心境轉折,
其實打從詹德利出場開始,他畢生最大的心願就是能當上鐵匠師傅
包含最初奈德問他的時候他志願如此,
包含第二部他一路肝膽相照陪伴艾莉亞出生入死(?)
他始終不忘初衷,都是想從鐵匠學徒晉升到鐵匠師傅
在艾莉亞看來,詹德利在旅途中幫助自己這麼多,
艾莉亞報答他的方式就是帶他帶到奔流城或者臨冬城,讓他為哥哥打鐵,
她會在哥哥面前為他美言幾句,保證詹德利的待遇比其他領主城主還好上數倍。
但詹德利也向她提過了,既然他走到哪都在為人打鐵,那對象是蘭尼斯特或者史塔克又有什麼分別呢?
原本在第二部不了了之的矛盾與衝突,在第三部又再度重現
Ch22章那次詹德利的話雖然講的雲淡風輕,但在這章卻點出了他沒辦法忽略的東西:他們的身份。

我覺得某種程度詹德利因為艾莉亞的身份,使得他的心態在轉化。
試想原本一路同行的夥伴有一天告訴你,自己其實是首相千金(雖然看起來不像)
任何人當下都會十分訝異,下意識的會對對方必恭必敬起來,
但這位首相千金明擺不把自己當千金看
久而久之詹德利並沒有把艾莉亞歸類到師傅口中說的貴族小姐那塊去;
可當他發現,原來艾莉亞其實可以很高雅、其實可以很漂亮、其實可以很淑女
甚至他察覺,她雖然把他當朋友,但卻永遠掩蓋不了那與生俱來的優越感——
詹德利可以為艾莉亞的兄長的打鐵,卻一輩子當不了史塔克家的騎士
對詹德利來說,艾莉亞所釋放出來的訊息就是這樣。

詹德利本來可以打鐵的,是什麼讓他心中的騎士精神整個成長茁壯,不再甘願當一個區區的鐵匠師傅?
我認為艾莉亞或多或少都有影響;後來他們遇到閃電大王貝里伯爵的待人處世時
才讓詹德利下定決心,要成為一名騎士,待在貝里伯爵身旁。
因為這一路上詹德利也看到太多不管是哪方人馬,
皆以相互討伐征戰為名而行毀壞城鎮傷害人民之實……
所以每次屬於北方的奔流城如果做出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來,
詹德利充滿審視的目光總讓艾莉亞覺得又羞又氣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馬丁的一個伏筆,
究竟詹德利只是會歸於平淡,變成一個庸庸錄錄的僱傭騎士?
抑或真的幹出一番事業,甚至帶頭領軍代表拜拉席恩?這都是後話了。
(因為再講下去這些猜測可能會不小心爆第四部的雷……說好不爆第四部的XD)

第三部ch39章,原本艾莉亞以為詹德利會是她忠實的夥,到最後又是轉眼雲煙,
辜負了她對他的信任:
  「我可以為您打鐵。」詹德利單膝跪倒在貝裡伯爵跟前。「若您願意收留,大人,我會有用的。我會造工具和匕首,有回還打了頂不錯的頭盔,只是被抓時,教魔山的部下奪走了。」
  艾莉亞咬緊嘴唇。他也要離我而去。
  「你該替奔流城的徒利大人效勞,」貝裡伯爵說,「我付不了工錢。」
  「我不要工錢,只需火爐、麵包和睡的地方,大人。」
  「鐵匠上哪兒都受歡迎,武器師傅尤有過之。你為什麼要跟我們呢?」
  艾莉亞看著詹德利作出那副若有所思的笨表情。「在空山裡,您說你們是勞勃國王的人,是無旗兄弟會,我很喜歡這些話。我喜歡您給予獵狗的審判。波頓伯爵只會把人絞死,或者砍腦袋,泰溫公爵和亞摩利爵士也一樣。我寧願為您打鐵。」
(中略)……
  這一次,閃電大王沒把劍點燃,只將它輕輕搭在詹德利肩頭。「詹德利,你是否願在諸神和世人面前發誓,守衛弱者,保護婦女與兒童,服從長宮、封君與國王,無論前途如何艱難、如何卑微、如何危險,始終如一地英勇奮戰,不辱使命?」
  「我願意,大人。」
  邊疆地的伯爵把劍從右肩移到左肩,「起來吧,詹德利爵士,空山的騎土,歡迎加入無旗兄弟會。」
(中略)……
  艾莉亞繫馬鞍時,詹德利過來說抱歉。她趕緊一腳踏住馬鐙,甩腿騎上去,這樣就能低頭看他,而非抬頭。你本可在奔流城為我哥哥鑄劍,她心想,口中說的卻是,「你想當個笨蛋土匪騎士,然後被吊死,與我何干?我會被贖回去,回到奔流城,跟我哥哥一起。」

嗚,詹德利多麼可憐啊~~
當他拋下艾莉亞一個人的時候覺得萬般內疚,還想當面跟她道歉
但艾莉亞逞強不肯示弱,還不忘高高在上的說詹德利是自尋死路罷了……
不過看她內心OS也知道,她真的把詹德利當一般平民看
一段有階級之分、門戶之見的愛情是不會長久的(掩面)
所以詹德利先生請好好加油啊!
然後拜拉席恩家如果全部絕種完敗的話,領主之位就是你的了!(爆)



第三部還有一章是最為明顯,詹德利明擺著就已經喜歡艾莉亞的橋段
出現在ch43,而且這次作者還自己用斜體字特別強調,讓人不注意也難:
  雨沒減弱。人馬穿過樹林和原野,趟過高漲的小河,湍急的水流直達馬肚子。艾莉亞拉起兜帽,趴低身子,雖然通體濕透,一陣陣地顫抖,卻毫不示弱。很快,梅利和墨吉開始跟瓦提一樣劇烈咳嗽,而可憐的艾德每多走一里地就變得愈加痛苦。「戴上頭盔,雨點敲打鐵皮讓我頭疼,」他抱怨,「但摘下頭盔,頭髮就會浸滿水,粘在臉上,還鑽進嘴巴裡。」
  「你有匕首,」詹德利建議,「若頭髮這麼討人厭,就把那該死的腦袋剃光。」
  他不喜歡艾德。這侍從對艾莉亞似乎還不錯,也許有點害羞,但脾氣很好。她常聽說多恩人都是小個子、黑皮膚,長著黑頭髮和小小的黑眼睛,但艾德有藍藍的大眼睛,顏色如此之深,近乎於紫。他的頭髮也挺漂亮,白金色,猶如灰燼和蜂蜜的結合。
(中略:討論到瓊恩身世)……
  他嚴肅地重複,「我以我家族的榮譽起誓。」
  「你的家族?」真笨!他是個侍從,當然有家族。「你到底是誰啊?」
  「小姐?」艾德似乎很窘迫。「我是艾德瑞克•戴恩……星墜城領主。」
  詹德利在身後發出呻吟。「領主與小姐,」他用厭惡的語氣叫道。艾莉亞順手從樹枝上摘下一顆乾癟的酸果朝他丟去,砸在那顆笨鈍的牛腦袋上。「噢,」他說,「好疼。」他摸摸眼睛上方,「哪門子小姐會朝百姓扔東西啊?」
  「壞的那種。」艾莉亞說


後段其實詹德利還在插話戳破艾莉亞內心美好的幻想XDD
那幾句對話其實頗有趣,整段都是在講各自的身世
唯有詹德利抱怨自己的父親是誰他都不知道,而且他覺得父親很不負責任,一定不是什麼好人
(哇賽他對一半欸XD 以他這種敏感度與覺醒度不把他扶升到二級角色實在可惜)
本段畫龍點睛的就是詹德利那句「他不喜歡艾德。」
(原文:He doesn’t like Ned. The squire seemed nice enough to Arya; maybe a little shy, but good-natured.)
這位與艾莉亞父親同名的艾德他有三大要點讓詹德利不喜歡:
第一, 他是詹德利崇拜的貝里伯爵的隨從,可以侍奉這樣操守高尚的人,令詹德利非常羨慕
第二, 他的名字跟艾莉亞的父親一樣……而他又對艾莉亞很好
(那句He doesn’t like Ned.後面就接艾莉亞的句子實在太令人玩味了!)
第三, 這個看起來年紀比他小、身材比他瘦弱的男孩居然是一城之主……
就像詹德利自己說的「領主與小姐」,他沒講出「絕配」兩字,但話語裡已經瀰漫著一股強勁的酸味XDDDD
這章也是令我拍案叫絕、不斷反覆重看的一章(還有因為瓊恩的身世梗啦XD)

之後因為道不同不相為謀,這對可愛的小CP走上分岔之路,你走你的楊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
我殷殷切切的等著兩位再度重逢的時刻,卻也非常擔心最後終究一場空啊.....
這時候也許只能安慰自己:不在乎天長地久,至少馬丁曾經寫出一絲擁有
我真的對這種曖昧不清的描述最沒輒:Q

詹德利x艾莉亞篇到此結束
下一篇有可能會寫的是詹姆與布琳,但寫法就不會逐段摘錄出來了
因為他們是不同風格的XD 這對年輕的CP要摘錄文字才能看出可愛
而詹姆與布琳.....這個就要靠我跟他們的共鳴有多少就寫多少!

滿滿一篇愛啊~~~以後我想重溫的時候點開這篇就可以了X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TV Blog

rayf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Sasha
  • 看到詹德利的截圖竟然好失望~
    我以為的詹德利是再年輕點、再帥氣點
    畢竟艾德史塔克覺得藍禮像勞勃年輕時的樣子;而藍禮在書中的形容是美男子
    那詹德利像親生老爸,不就也要是帥哥一枚嗎?
    看到圖片好失望呀!
    不過我也喜歡艾利亞和詹德利的橋段
    我也希望他們能再相遇,詹德利決定留在貝裡的土匪團裡,我好生失望
    第五部的中文版不知何時才生得出來
  • 喔喔喔~~我以為這篇會沒人回,沒想到有人可以跟我討論!!!!超開心的!!!

    我覺得HBO整個團隊一定都是史塔克控
    史塔克家族基本上都是選角成功的
    初期雖然Robb跟Jon分不清,但其實這兩隻都是帥哥,尤其我覺得Robb長得比Jon更有主角臉(毆)
    可愛的布蘭跟艾莉亞不用說,就連戲份少到不行的瑞肯都比托曼可愛XD
    珊莎也許沒有像書中描寫的那樣有無敵美貌,
    但影集版很幸運的是同年齡層的演員裡沒有人可以打敗珊莎,所以說某種程度也是選角成功(噗)
    唯一大家頗有微詞的就是凱特琳
    明明同樣都是超齡演出,大家往往都針對凱特琳而不是艾德
    (凱特琳嚴格來說是歸在徒利那邊的....)

    走出史塔克,整個選角最慘烈的就屬拜拉席恩XD
    連帶跟他們有牽扯的角色我都覺得選的不太好 ex百花騎士...那什麼鬼啊!!??
    詹德利雖然太過臭老
    不過念他長得有Nadal的感覺我可以無視一切XDDD
    不帥,但有型。可以觀察第二季他與艾莉亞對戲的感覺
    說不定他可以把書中的情節再度升華(但也有可能毀了曖曖內含光的劇情TAT)

    劇組不知道是怎麼想的,拜拉席恩應該都是出帥哥的
    不是肌肉男就是美男,即便人老珠黃了都應該要有劇中泰溫蘭尼斯特的等級
    結果完全不是這麼回事!!
    勞勃就算了,他不在討論範圍內XD
    藍禮變成那樣真是令人失望.....明明小說看起來是風度翩翩的說
    但影集裡只覺得小頭銳面
    像這種選角不合乎預期的只能期待演員用演技說服觀眾
    很顯然,第一部的藍禮失敗了(還有那個提利爾家族的百花騎士...)

    蘭尼斯特的選角也很搶眼,不過他們家族人少,泰溫加進來也只有四個人
    瑟曦跟詹姆亂倫生下的三個孩子在影集版裡看起來都很平淡
    這樣也好啦,不會搶了史塔克家族的風光XD

    最後講為原著。
    我真的超喜歡所有艾莉亞跟詹德利的片段喔!!!
    看完當下本來想找相關討論文章的,結果出乎意料的少
    甚至沒有一篇完整的長篇討論文來講這兩隻...害我頓時超寂寞/___\
    我在猜詹德利留在貝里的無旗兄弟會那邊說不定是個伏筆
    因為比對第四部瑟曦的POV,預言說勞勃會有16子
    並且提到「他們將以黃金為寶冠,以黃金為裹屍布」
    我忍不住會猜是不是勞勃的私生子們會成群結隊的反攻凱岩城???(蘭尼斯特出產黃金咩)
    這段預言也呼應到第三部湯姆唱的那首歌
    像在暗示有天詹德利會黃袍加身那樣,為他心愛的女子戴上后冠

    如果詹德利一直跟著艾莉亞走雖然我會很開心啦
    但最後他的結局一定只是在史塔克家底下當一個打鐵匠而已
    想到這裡就覺得還是分開好了....各自有分開才有成長
    像在第四卷,艾莉亞的那些磨練是在將她骨子裡擁有史塔克家族的傲氣都剔除
    當她不再是艾莉亞史塔克的時候,她才可以成為無面者。
    假設一個真的是由谷底翻身,向上發展;另一個卻為跌落谷底,向下沉淪,
    不覺得這樣的兩人在多年後的相遇才更有爆點嗎!!??XD

    第五部中文版我看是明年三月以後的事了(遠目)
    如果這部跟哈利波特一樣紅
    說不定今年底就可以看到了,但是它沒有orz
    對岸官方版翻譯進度說第五部要出書至少要一年
    我看除非冰與火之歌新版賣得嚇嚇叫,否則第五部的中文版應該有的等了....

    rayfen 於 2011/09/07 16:23 回覆

  • 璐璐
  • 噢!!版主分析的真仔細!! 我也超喜歡Arya & Gendry! 為了方便回味他們兩人的橋段,我把書的頁碼折了起來,想想還真對不起學校圖書館ˊ ˋ至於演詹德利的演員[他演過Skins!!!]我原本也備感失望,但因為太喜歡詹德利這個角色,也就愛上他了[我對瓊恩的感覺也是如此]= = 而且經由版主這麼一說,他長的真的還頗像小斐斐[Rafael Nadal XD]
    其實一開始因為影集的關係,我看小說的時候就比較注重艾莉亞觀點的篇章。但看到後來,我喜歡上珊莎[雅萊恩]的篇章,雖然這麼說有點怪怪的,但她跟獵狗以及羅伯艾林的互動還滿吸引我的.///.
    PS 我真的不希望老鷹家的小領主死掉,但他分明就是一臉衰樣ˊ ˋ還有還有,有人說瓊恩是雷加跟萊安娜的私生子→璐璐我覺得還滿有道理的
    實在等不及,砸錢買第五集原文T^T
  • 喔~~~~~~太開心了!!!!!!!又有人來回這對小情侶的文章(整個超猴急的有沒有)
    我愛到直接cut他們兩個相處的版本,現在看來我真是太有先見之名了XDDDDD
    話說看到詹德利演員版的目前為止我聽到的評價都是非常失望的
    但因為我先看了影集版,個人覺得還在接受範圍內啦!!再來真的是因為他像Nadal 我自動給他加很多分上去XD
    等著看第二季這對cp是要讓我從幻想中破滅還是墜入無邊追隨的地獄中

    看小說的時候我最在乎的是布蘭還有珊莎的
    其實珊莎這個角色真的很妙耶,我始終覺得她是1000%絕對不會被賜死的角色
    她的成長幅度這麼大,作者應該是不賜死她才對....好吧,至少不會讓她這麼快就領便當XD
    我也不希望老鷹家的勞勃領便當說TAT (難道我真的是個正太控嗎!!??)
    他領便當的話就表示珊莎善良的那面也隨著這場權利遊戲而蕩然無存了~~><

    瓊恩是雷加跟萊安娜的私生子--->這個大家傳很久了XDDD
    我希望喬治爺爺能健健康康的活下去,然後在有生之年把真相告訴大家......

    rayfen 於 2011/11/17 14:55 回覆

  • Blair Chen
  • 我喜歡你的文章:))
    我從前陣子開始在網路上follow冰與火這算是第一次
    我覺得有看到我比較想看的東西:)
    希望你可以繼續寫搂雖然我對獵狗和珊莎比較有興趣:P
  • 你是第三位!!!!XDDD
    雖然影集版的獵狗跟珊莎有重大劇情發展
    但我不知道有沒有辦法繼續寫下去Orz

    rayfen 於 2012/05/29 17:52 回覆

  • melia
  • 你好~~因為看完影集很興奮(?)所以四處搜索於是搜到你家XD!
    因為只有看過影集版本沒看過小說版所以....
    總之就是看完後也對這對CP超有感覺的!!太可愛了
    一開始看到他們一同被尤倫帶走那幕, 我內心就有點震驚
    "被追殺的國王的私生子跟男裝的野性千金大小姐?!"
    感覺這兩人會同行實在很奇妙阿!! 因此開始注意這對XD

    詹德利的選角雖然不帥, 但是真的很有型~(加上很耐看,越看越喜歡XD)
    我好愛詹德利戳破艾莉亞性別的那段啊!!
    故意一直叫人家小姐、淑女,還被腦羞的艾莉亞一把推倒(?
    真的很希望能繼續看到他們打情罵俏啊QQ

    另外其實也很在意獵狗與淑女那對!
  • 又是一個同好(大心~)
    我超愛超愛詹德利x艾莉亞的組合!!!!!!!
    簡直是迫不及待的在等S3出爐啊!!!!!S3他們之前有好多奸情(誤) 
    這對不到最後不知道是誰推倒誰XDrz

    rayfen 於 2013/01/11 21:42 回覆

  • 肝
  • 超喜歡詹德利x艾莉亞啊!(獵狗x珊莎也大愛)
    這篇節錄真是太讚了,總覺得這部有關歪原文和CP的中文討論好少(欸
    還是是因為我不會找w

    詹德利選角不帥但是有型+1,我還是挺喜歡影集的!
  • 不不,是真的很少
    想當初我也是找到吐血,不得已跑到國外論壇去爬討論文
    令人傷心的是也不多!(也有可能我找的不夠認真XD)

    rayfen 於 2013/01/11 21:45 回覆

  • 咻~
  • 版主这篇文章太棒啦!很早以前就看到过这篇,当时虽然很心动,但是还是没敢贸然过来留言。现在又找出来看了一遍仍然非常喜欢!!按耐不住还是过来留言了,请不要见怪><
    现在影集版里的詹德利线和书里面有很大偏差。我不知道版主有没有看S3,编剧似乎是把詹德利和艾德瑞克·风暴合为一人了,所以书里面萌死人的“小酒馆”那段不会出现。但或许詹德利会去往里斯,而艾丽亚会和书中一样前往布拉佛斯,虽然隔得还是很远,但两人或许会在另一片大陆上相遇呢。
  • 我是版主
  • 喔喔喔~~~有人回這篇耶,真是太開心了!!!最近開始進行第三季補檔計畫,終於看到ep5...不過在講ep5之前我非常不滿意HBO把這對兩小無猜&艾莉亞女裝出場的劇情全部刪光光!!!當我看到他們才剛逃出赫倫堡就遇上無旗兄弟會的時候心裡就一驚:不會吧!!??那幾段全部都要刪掉嗎?????沒想到還真的成真oooooorz

    電視劇版唯一令我感到十分欣慰的是艾莉亞主動告白(艾莉亞表示:明明沒有!!!) 淚眼汪汪的對詹德利說I can be your family. 哇!!!這是從家庭觀很重的史塔克講出來的話,那就是把對方都當自己人看啦!!!!原著的詹德利都沒有這等福利咧XDDDD 

    話說....艾德瑞克是誰啊???stone應該是拜拉席恩另一個私生子吧??他在第三部有戲份嗎??(顯示完全遺忘中...)
  • Smile Sky
  • 我追的是影集 不知道版主有沒有看到詹德利被紅袍女巫帶回去的那段 我整個對詹德利有點失望…他竟然被引誘…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