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台影音快遞
http://www.gio-media.com.tw/newsletter/focus/focus0032.jsp

塔頂的滋味-白色巨塔之醫院風雲

每一位醫師,從醫時都將宣誓:「當我進入醫業時,我鄭重地保證,要奉獻一切為人類服務,憑著良心跟尊嚴從事醫業,病人的健康為我首要顧念。」然而,白色巨塔內的權力鬥爭正悄悄地在生活與戲劇中輪番上演……。

1999年,知名作家侯文詠卸下了人人稱羡的台大醫師光環,以近一年的時間完成了《白色巨塔》暢銷書作;2005年中視提出改編戲劇的拍攝計畫,在多方角逐之下,由蔡岳勳導演出線執導。

這回,曾以《流星花園》打造出台灣第一部賣座偶像劇的蔡岳勳,打算如何將台劇帶上亞洲戲劇的高水準?這部斥資新台幣8000萬、歷時九個月的拍攝期、包括攝影、燈光、美術、服裝、道具、製片、編劇組共30餘位工作人員的投入,集結港台老中青知名演員的聯合演出,將會掀起什麼樣的偶像劇旋風?蔡導和白劇演員與工作人員ㄍㄧㄥ了九個月,未等上映,白劇海外版權除了韓國,幾乎已橫掃全亞洲的銷售版圖,截稿前,蔡導正與日本NHK電視台洽談播映合約,白色巨塔可望成為首部在NHK上映的台灣戲劇,而將在亞洲戲劇界形成的衝擊與迴響,亦如火山熔岩蓄積著強大的戲劇魅力,亟待爆發…。


精緻商業大戲

重視戲劇的商業市場與收視率向來是蔡岳勳導演不諱言的導戲目標。他強調自己不拍曲高和寡、叫好不叫座的藝術類戲劇。對於白色巨塔,導演說:「我希望它變得很容易看,而且它的商業值一定要很高。」突破以往導戲的風格與限制,蔡導對白劇的期望甚高,在這部戲裡,觀眾不會看到過去蔡導執導的風格與導戲的影子,一改在劇中溶入強烈導演個人風格,首度嚐試用一種幾近寫實的敘事方式,從精緻的刻劃中讓觀眾體驗在醫院裡的人生縮影。

蔡導自承拍攝白劇,「鏡頭變得複雜卻簡單!」看似衝突的說法卻一語道盡了導戲的自我突破。「複雜」指的是整體運作的詮釋上變得極為細膩,而「簡單」指的是觀眾欣賞的角度,由於白劇整體表現的人性思維太過深沉,蔡導企圖在簡單運鏡中提高觀眾的理解程度,不用太過深奧的鏡頭,讓觀眾在過多的空間裡猜測。

迥異於邁克爾‧克萊頓(Michael Crichton)的《急診室的春天》與日本版的《白色巨塔》,蔡岳勳表示,他導的白色巨塔並不著墨於醫學上的精密細節,也不以「醫學戲」作定調,最主要的還是在於人性弱點與權力鬥爭的鋪陳。由於受到資金與技術的限制,蔡導坦言:「對於國外電視劇的成績,我們就是踮了腳也看不到他們的背影在哪裡。」


追求完美,近乎苛求

蔡導向來磨人的嚴格拍戲作風,在《白色巨塔》中可說是有過之而不及。最先的基本要求即是演員必須做到合乎真實的醫學專業步驟。開拍前,演員皆接受大量的醫療專業訓練,為求醫療專業的逼真,避免貽笑大方,白劇演員被要求所有醫療細節均要實際到位。包括手術過程、開刀姿勢、刷手、急救術等,都在侯文詠及其他醫師、護理長的專業指導下完成。此外,為讓整體畫面更趨精緻,蔡導特別從日本空運來台訂做的醫師服、帽子、手術外罩及手套等道具,企圖拍出台灣最漂亮的醫師群。

在道具與場景的準備上,蔡導嚴格要求務必做到近幾完美的程度,所追求的目標常常讓製片組傷透了腦筋。「跟我拍戲真的很苦,我們在做的是平常國內電視圈很難接受的事情。」蔡導對白色巨塔,要求劇組能以「在全亞洲上戲」的高標準去籌備場景與道具。

究竟蔡導要求有多嚴格?在劇組準備拍攝總統病房的幾幕戲時,蔡導嚴格要求在病房通道口「必須」放置一扇真正的電檢門,原先劇組借不到,便請美術組製作了一扇道具門;當天所有演員全數到齊,蔡導卻因為一扇對他而言不及格的門,對所有在片場等待上戲的演員宣布停拍,蔡導說:「當一群工作人員不負責任的時候,是我最沒辦法忍受的。」蔡導認為,在台灣,劇組工作人員都還需要再訓練。

極其要求真實感的蔡岳勳,在拍攝白劇時遇到許多找景的困難。單就醫院主景,蔡岳勳與其妻于小慧跑遍了全台多家醫院拜訪、商借場地,全劇最終結合了七家醫院實景及其他自行搭建的人工場景拍攝完成。在過程中,蔡導十分感謝省彰、省嘉、高雄榮總、內湖三總、新店耕莘等醫院大力支持與幫忙,特別是省彰、省嘉醫院免費提供手術室及手術通道做為拍攝景點,其間,院內醫師與護理長亦無酬給予演員醫學上的指導,蔡導說:「我們試過很多規模很大的醫院,根本沒人肯借;幸好有這些人幫忙,不然白色巨塔根本不可能完成。」

「如果要拍出一個具國家級的總統病房,到底我們能呈現出什麼樣的醫院場景給全亞洲的觀眾欣賞?」蔡導說,拍白色巨塔就光是租借真正的總統病房就讓劇組人員大感吃不消,諸如台大、台北榮總,均以總統安全考量而不予租借。除此之外,劇組還曾與總統府商借過國家級總統車隊,也是不得其門而入。

談及此,蔡導感慨地說,我們的電視劇行銷到國外是要讓全亞洲的觀眾看的,讓國外人士看我們的國家元首生病時住什麼病房,出門用什麼車隊,他認為這是一個國家級電視劇發展的一個重要概念性問題。相較於韓國,在產官學等其他產業均大力支持影視業的發展下,他們以為:「怎麼樣讓戲出去有面子,我們就怎麼做」,蔡導認為,戲劇行銷的力量比努力做外交能夠產生的影響還大,「行銷國家品牌,這比什麼都重要!」


戲劇張力 塔頂的滋味(此段有小雷)

相信看過侯文詠原著的讀者都知道,原書白色巨塔結局停在一個男主角處於權力頂端卻是極端淒涼、哀傷的畫面裡,為了加大戲劇張力,白色巨塔電視劇劇情發展有別於原作。蔡導讓小說劇情多長了一段「希望」,讓主角蘇怡華(言承旭飾)反省為何最後會失去最愛關欣 (張鈞甯飾),讓醫術第一高手邱慶成(戴立忍飾) 在痛失愛女之後,反省醫學絕非萬能,透過這些讓劇中人物開始懂得「珍惜」的鋪陳,將劇情導向人性的光明面。

「白色巨塔鋪陳的故事很複雜,所講的事情對一般觀眾來說太不可思議,您很難理解醫師會如此行事。在病人宣告死亡的時候,醫師想到的第一件事是將病人推入加護病房,等待家屬「適應」回天乏術的結果後,再來宣布死亡;您很難想像,當病人都已經快死掉時,醫師腦子裡想的卻盡是那些爭權奪利的事。」蔡導說,白色巨塔這部戲想講的最大重點是:「人生,其實是一場騙局,當你得到所有一切權位之後,你什麼都不是。」


陣容堅強 集結老中青演員

集結港台老中青三代知名演員與偶像聯合演出,讓白色巨塔未演就有了強大票房基礎。包括言承旭、張鈞甯、戴立忍、吳孟達、SAYA、張國柱、費翔、許安安等人聯袂演出,在戲裡互飆精湛演技。這次,言承旭在戲裡飾演外科醫師蘇怡華,丟掉偶像包袱,從《流星花園》到《白色巨塔》,演技直升專業級數,可說是由偶像到一名職業演員的重要轉型;包括資深演員戴立忍飾演的邱慶成與吳孟達飾演的唐國泰,蔡導笑言,這兩個演員實在太厲害,在角色詮釋上讓他省了不少事,只要事先做好討論就可以。

「白色巨塔讓我在拍片上遇到史無前例的艱苦,」蔡導說。在拍攝後期,蔡導常覺得自己是腹背受敵、內外交攻,向來不發脾氣的蔡導,面對在片場的壓力時一度拿著烏龍茶的瓶子偷偷裝進威士忌來喝,好讓自己能上陣導戲。形容導戲就像是在打仗的蔡導認為,導演就像是主帥,主帥若是倒了,這場仗就不用打了。除了嚴格把關戲劇品質之外,蔡導還懂得掩飾自己的壓力,避免讓老婆或劇組人員擔心。


製作成本打破國內電視劇紀錄

一集拍攝與製作成本平均要價 280萬的白色巨塔,在製作成本上已超越了2004年豆導(紐承澤)執導的《求婚事務所》(平均每集製作費用約 200萬),創下2006年台灣拍攝電視連續劇的最高紀錄。談到製作資本,蔡導苦笑,日本角川社長在與我們這些台灣導演接觸之後,所不能理解的是,為何台灣導演拍一部電視劇,得先押上家產?在日本人的眼裡,這實在是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

談起台灣導演拍片總預算,蔡導不免有些憤慨,他說,目前,台灣戲劇還有的是以一分鐘一萬元的預算在拍「長壽劇」。反觀台灣僅存的幾位認真於電視劇的導演還在ㄍㄧㄥ精緻場景、拍出能讓觀眾動容的故事與創造畫面的美感上嘔心瀝血。


與東洋相較 雖輸猶榮

很難想像,台灣戲劇在開拍期間即受到日本媒體的高度注意。由於蔡導執導的電視劇《流星花園》與《戰神》接連在日本創下收視率佳績,加上言承旭個人魅力與「白色巨塔」這三個熱門話題,在拍攝期間,吸引了20餘名日本記者組團來台採訪。

相對於2003年日本版的白劇,蔡導坦言,在決定開拍後不久才知道日本版的白劇已經播出,並且在亞洲形成一股戲劇旋風,「當時我都嚇傻了,」蔡導說,他只看了 3集,為了避免被該劇所影響,便刻意停下不看。

蔡導笑說,從一開始就沒打算想要超越日本版的白劇。「我的總預算不過是日本白劇劇組的搭景費用,拿什麼和別人比?」蔡導說。日本在戲劇場景與戲劇製作技術上都比台灣好太多,拍攝白劇之前,蔡導就沒有想過要超越日本。「但是我用所有心力去完成白劇,盡最大的努力,」蔡導說,未來在台灣版白劇上映之後,勢必海內外電視台會把日本版的白劇拿出來重播,相互比較是必然的,「但最後不管怎麼樣,可能會被說台版白劇沒有別人精緻,但絕對沒有人會說:『我沒有認真拍』。」光是精心嚴格控管的場景、服裝,蔡導說,台灣版縱使是輸了,也是雖「輸」猶榮。


未演先轟動 海外版權創佳績

未等國內八月正式播出,白色巨塔海外版權的銷售情況已如火如荼!據說製作成本8000萬已全部回收。目前除了韓國,亞洲國家的海外播映版權已全數賣出,美國則仍在洽談中。除了日本之外,海外版權的銷售均是透過諸多片商與揚名影視簽約,再由片商與各地電視台、電視頻道進行播映版權的洽談與買賣;而日本則是經由中間商介紹,由揚名影視直接與日本買方碰面、洽談。蔡導表示,直接與買方洽談交易細節有許多好處,一方面可直接伸入該國戲劇市場,與更多買賣「接頭」連繫;另一方面,亦有助於穩定未來戲劇行銷通路。

「我們現正努力地建立台灣戲劇在全亞洲的通路,怎麼樣讓台灣的電視劇能夠進入全亞洲的家庭,而目前最困難的是韓國,」蔡導說,韓國現階段的買賣「勢道」太強,往往沒有太多議價空間。反觀日本要求嚴格卻顯出的合作善意,未來,台灣電視劇可望能與日本多多合作。


台灣電視劇 恨鐵不成鋼

談及台灣電視劇發展現況,蔡導直言:「台灣電視劇已近幾滅亡!」近幾年來,台灣電視劇失去了該有的戲劇創造力。他十分擔心下一代的台灣孩子還會有什麼好戲、大戲可看;以前或許還有瓊瑤等其他好戲可看,無論在人物、攝影、視覺美感欣賞上都還有得吸收,但是現在的電視劇大部份傳達的是草率、簡單及便宜行事的價值觀,作為一位電視劇導演,他十分擔憂在這樣的影視環境下,下一代的台灣孩子的腦袋裡還能有什麼?「什麼叫做美學?什麼叫做認真?什麼叫創意?這些完全不會存在!」他認為,綜觀台灣這十幾年來的價值觀之質變,電視劇劣質文化佔了其中很大的影響因素。

他自嘲,台灣電視劇製作在學校裡稱作「文化事業」,在國家政策上則被歸類為「娛樂事業」;如果表演藝術能夠被稱作文化事業,那每日都在影響大眾的電視節目製作為何不能稱作「文化」?「當需要要求時,影視從業人士就變成文化人,當需要被質疑時,就是娛樂人。」在白劇拍攝過程中,劇組因劇情需要向國家戲劇院商借場地,從廳內到地下室,從停車場到門口,國家戲劇院給的答案始終是「no!」最後劇組只好利用30分鐘取景時間以非正式申請的身份偷偷拍了幾幕收工。這件事,讓蔡導認為,原來在「文化人」的心中,影視從業人員同樣具有「文化人」的身份卻不被承認。

至於製作成本,蔡導說,這是一個先有蛋還是先有雞的問題。拍白色巨塔,他要讓大家知道:「我會賺大錢!」做了這麼多、這麼辛苦地去要求每一件事,蔡導就是希望哪一天台灣電視劇的行銷戰能夠戰贏,屆時可以將電視劇愈做愈大,一集甚至可以有 300萬的經費來拍,可以拍目前台灣製作人拍不出來的戲,也可以請其他製作人請不到的演員,在蔡導的心中,唯有嚴格要求自己,才可以把事情做好。

除了成本,蔡導也十分在意拍戲的「工作誠意」。他強調,這絕對是台灣最近這十幾年來電視劇品質無法提升的根本原因之一。由於只重視收視率、廣告量的結果,造成台灣影視從業人員短視的工作性格,有些電視台甚至時興採取棚內拍戲的速成、低成本模式,並不在乎戲劇內容呈現的品質及其所帶來的影響。

「台灣電視劇生態錯過了時機就救不回來!」蔡導嚴正地說。他拿泰國電影近幾年振興為例。雖然時有政爭,但目前泰國政府花了很多心力在投資電影、蓋影城、蓋片廠,辦影展,努力為泰國電影做國際行銷;他們認為,中國雖然最有機會成為下一代的亞洲電影霸主,但由於中國國情封閉,或許還能趕上「插隊」的空窗期,他們拼命在做的同時,台灣政府著實該檢討究竟為台灣電影、電視做了些什麼?當所有機制仍然維持在對那些市場性不高的電影業者發放輔導金,影視週邊機制仍舊不健全,十幾年前李安在國內大倡救國片的時光過去,十幾年後,李安拿著奧斯卡獎座回國,仍舊在談這件事。

蔡導語重心長地說,台灣電視劇正在走著和台灣電影相同的沒落之路。當新聞局的獎座仍舊掉到那些市場性不高的戲劇製作人,及另外一批他認為水準不夠的電視劇製作手中,再這樣下去,台灣電視遲早會變成地方性電視台,並在國際空間中被邊緣化。

倡導工作責任制的揚名影視,員工上班時間除了拍戲期間之外,全由自己決定,採取完全責任制度。蔡導說,一旦拍起戲來就是沒日沒夜,平常不拍戲時就當作給員工一種工作時間上的平衡。為了拍戲不惜投注全力的蔡岳勳,難免被老婆直指是劇中邱慶成的翻版,除了後製剪接階段之外,幾乎星期一到星期天都賣給了工作,今年大年初二還帶著老婆小孩跑遍全台灣尋找合適的拍攝場景。


即將於 8月15日晚間八點檔隆重推出的《白色巨塔》,相信能掀起一股優質台灣偶像劇旋風,白色巨塔之醫院權力鬥爭大仗即將開始,台灣電視劇的亞洲行銷大戰也將在海外隆重上陣,敬請期待。


(完)

出刊日期:2006/06/2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ayfen 的頭像
rayfen

TV Blog

rayf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orion
  • 昨天看了第二集, <br />
    我必須先把醜話說在先, 蔡導的用心雖值得肯定,<br />
    但是昨天一場手術房急救的戲卻讓我失望透頂<br />
    病人的心電圖波形很明顯是VT(心室性心搏過速)<br />
    理應先用200焦耳的電擊一至二次<br />
    再依次注射腎上腺素(Bosmin)和Lidocaine<br />
    胸前按摩只有在心臟停止跳動(asystole)才用<br />
    一堆醫生忙著打中央靜脈導管(CVP)<br />
    還是從鎖骨下進入? 請問有人在胸壁上猛烈按摩時,<br />
    有可能在鎖骨下打上一支這麼粗的管子嗎?<br />
    要打也是打內頸靜脈或是股靜脈(大腿內側)<br />
    這部戲是侯文詠醫師擔任醫學顧問<br />
    卻出現這麼大的疏失, 令人難以相信<br />
    <br />
    唐國泰和徐大明在手術房外打架的那一場我也很失望<br />
    也許蔡導想藉此突顯醫師在爭名奪利時幼稚可笑的一面<br />
    但是那個歌劇配樂極端之不妥當<br />
    把整場戲給丑角化, 加上女記者在旁訕笑<br />
    更是滑稽到極點<br />
    乾德門實在是太老了, 國立大學醫學院院長多半在55-60歲之間<br />
    而且他也不夠莊重<br />
    整部戲給我的感覺是外觀華美, 企圖心也強烈<br />
    卻沒有抓住醫生的神韻和醫院的氛圍<br />
    相對於日版讓我看到激動落淚的程度<br />
    台版的我看得無動於衷<br />
    <br />
    不過有幾個人的表現我還滿欣賞的<br />
    唐治平的戲份雖少卻很有意思<br />
    比起Jerry的稚嫩他更有醫生深沉, 喜怒不形於色的特點<br />
    一直被大家拱成神在拜的戴立忍<br />
    我覺得還OK啦~~<br />
    <br />
    第二集: 75分
  • fen
  • orion:<br />
    感謝你每日一po為我解答關於醫學的部份XD<br />
    來日我一定整理你對於這方面的留言。<br />
    關於最後的急救我是完全不懂的,<br />
    但有個地方我覺得很奇怪,為什麼要做CPR而不是電擊?<br />
    還在想會不會是挪到第三集的開頭播出。<br />
    最後此劇的演員年齡我大多不會跟現實比較,<br />
    有時候找適合的演員與在找適合年紀的演員之間必然有所取捨。<br />
    <br />
    目前覺得最奇怪的演岀者是LINDA,整個調性好像還在演偶像劇。
  • orion
  • Hi fen:<br />
    <br />
    來你這裡講話實在是舒服多了<br />
    連你都看出"為何不是電擊?"<br />
    可是中視的Jerry迷盲目到連這些缺點都要視如不見<br />
    實在令人啼笑皆非<br />
    <br />
    心臟還有電氣活動時(心電圖還有波形)是不必作CPR的(因為沒用)<br />
    此時應該做電擊<br />
    侯文詠該打屁股了<br />
    <br />
    還有.... 偷偷說一下<br />
    我覺得霍小華來演蘇醫師會更合適<br />
    他的演技熟練而且個性比較沉<br />
    更有醫師的氣質
  • mika
  • 可是蘇怡華的個性並不深沉啊
  • orion
  • 是"沉", "定靜穩練", Jerry太口愛了點.....
  • crystalhwang
  • 因為電擊還沒演啊...第三集就有啦!<br />
    <br />
    至於那段打架+古典音樂<br />
    我在ptt看到有人解釋<br />
    這是一種暴力美學<br />
    <br />
    作者 trsherica (小漾兒~*)<br />
    暴力鏡頭配上古典樂這種表現方式<br />
    是大導演庫布利克的最愛<br />
    推薦大家去看「發條橘子」(劇情片,有點沈悶)<br />
    不論是強暴鏡頭or是一群不良少年拿著棍子打人<br />
    都會配上古典樂來反諷<br />
    這導演很擅長這類型的暴力美學